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葛逊:梦与江南长相随
2020年06月01日11:23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自古江南多才俊,醉里吴音相媚好。在当代中国词坛上,有一位作者的作品“最江南”,字字浸润着山温水软的柔和民风,字字珠玑,句句玲珑,跳进我们的眼中,撞击我们的心怀,令人拍案叫绝。他就是著名词作家葛逊。

艺术家简介

葛 逊

  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中国音乐文学学会原常务理事,江苏音乐文学学会副主席,江苏报告文学学会副主席,江苏省音乐家协会原理事,原南京军区政治部文艺创作室创作员。

  自20世纪初至今出版著述数百万字,其中长篇纪实文学《开埠》获中国首届鲁迅文学奖,大型电视文献片《瞿秋白》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报告文学《九江狂澜》获中国人民解放军文艺奖;同时他还策划过国家、军队和省级大型晚会近百台,并担任撰稿,多次获国家“星光奖”和江苏省“金凤凰奖”;另有歌曲《江南雨》《男儿梦女儿梦》《问江南》《行进在回归大地上》《伟大军队英雄多》《老兵》《好兵》《梦梦相牵》《长江组歌》《永远的怀念》(周恩来组歌)、《江南江北姐妹花》《雨花台组歌》《我的兄弟你好吗》《红船啊红船》(声乐套曲)、《做你的儿女真好》《数鸭蛋》等广为传唱,并分别获得国家、军队和省市多种音乐奖项。

与老战友、中国音协副主席印青合影

1983年春天,与原60军词曲作者在虎丘采风

与著名作曲家戚建波在大运河畔采风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自古江南多才俊,醉里吴音相媚好。在当代中国词坛上,有一位作者的作品“最江南”,字字浸润着山温水软的柔和民风,字字珠玑,句句玲珑,跳进我们的眼中,撞击我们的心怀,令人拍案叫绝。他就是著名词作家葛逊。

  这位身居六朝古都的词作家正是精力旺盛的时期,他的创作不仅丰硕,而且质量颇高。更有意味的是,他是整天穿行在金戈铁马中、有着40多年军龄的军人,却拥有水的灵动,仿佛一条汪洋恣肆奔腾不息的河流,处处展示着博学睿智的神韵。在与他交谈时,葛逊告诉我,他少小离家参军入伍,一直与江苏的江河湖海作伴,梦与江南长相随。江南因水而兴,因水而荣。久居江南,日月风雨赋予了他柔中有韧、以柔克刚、通达圆润、求变进取的禀赋和性格,葛逊在江南水乡创作的每件作品在实质上都得益于水韵书香的孕育和熏陶。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在水的滋养下,一直坚守诗歌创作的葛逊从吴侬软语和昆曲、吴歌、评弹、锡剧、越剧等吴语艺术中汲取创作的营养,写出的歌词如“绿浪东西南北水”,温婉灵动的诗性特征十分明显。他在歌词中敬畏江南、感恩江南、报答江南。令人称叹的是,他总能从一些大家写过千遍万遍的江南题材中写出属于自己的审美个性来,笔下的江南风生水起,风华绝代。

  还是以作品来说话吧。我们且看葛逊早年写的一首《江南雨》:

  江南人留客不说话 ,

  自有小雨悄悄地下 。

  黄昏雨似幕 ,

  清晨雨如纱 ,

  遮住林中路 ,

  打湿屋前花 。

  多情小雨唱支歌,

  留下吧,留下吧,留下吧!

  江南人留客不说话 ,

  只听小雨沙沙地下 。

  若断又若续 ,

  如诗又如画 ,

  心在雨中醉 ,

  情在雨中发 。

  多情小雨最难忘 ,

  留下吧,留下吧,留下吧!

  古往今来,写江南风情的诗、词不计其数,写江南雨的诗、词也不少,但葛逊的这首《江南雨》自有其个性和特色。读了,叫人感到很新。新在哪儿?细品,作者原来是把江南雨拟人化了。“江南人留客不说话,自有小雨悄悄地下。”这两句本身就有很耐人品味的语境。下面,作者用非常有诗情画意的语言对小雨作了描绘:“黄昏雨似幕 /清晨雨如纱 /遮住林中路 /打湿屋前花 。”而这些描绘都是为最后的两句作铺垫的:“多情小雨唱支歌,/留下吧,留下吧,留下吧!?”和开头的入题句作了美妙的回应。而在第二节中,作者的感情又有了递进和升华:“心在雨中醉 ,情在雨中发 /多情小雨最难忘 /留下吧,留下吧,留下吧!”更值得玩味的是,葛逊巧妙地把江南民谣“下雨天,留客天,人不留客天留客”融入词作之中,以雨喻人,以雨传情,惟妙惟肖,形象生动,可以说这首词写得既新又美,所以它被谷建芬、崔新、吴贤、晓其等名家亲睐谱曲,被程琳、朱晓琳、董文华等广为传唱,至今依然被誉为是写江南歌词的经典之作。

  再看看葛逊的这首《问江南》:

  江南的雨下了多少天?

  打湿了多少诗篇?描绘了多少画卷?

  卖花的女孩来过多少次?

  甜蜜了多少期盼?芬芳了多少思念?

  那一方土是否还红红绿绿?

  那一方天是否仍浓浓淡淡?

  浆声灯影可曾记得流泪的初恋?

  夜夜呼唤我的可是那水做的江南?

  那一双眼是否还躲躲闪闪?

  那一个梦是否还近近远远?

  长亭短亭可曾记得送别的故事?

  天天缠绕我的可是那梦中的家园?

  同样也写到雨,和《江南雨》相比,这首词的语言和意境似乎更多了一些新奇,妙就妙在一个“问”字上,从头到尾,整首词句句设问,层层推进,使歌词充满了对江南深深的爱恋和缠缠绵绵的情思。歌词从江南烟雨着笔起句,问雨下了多少天?打湿了多少诗篇?描绘了多少画卷?接下来又问:卖花的女孩来过多少次?甜蜜了多少期盼?芬芳了多少思念?问一声,多一缕乡愁;问一声,添一层乡恋。接着,作者选取了最有代表性的江南景色——浆声灯影和长亭短亭,再三询问:浆声灯影可曾记得流泪的初恋?夜夜呼唤我的可是那水做的江南?长亭短亭可曾记得送别的故事?天天缠绕我的可是那梦中的家园?歌词巧妙地设置了四个叠词:红红绿绿、浓浓淡淡、躲躲闪闪、近近远远,层层递进,扣人心扉:那一方土是否还红红绿绿?那一方天是否仍浓浓淡淡?那一双眼是否还躲躲闪闪?那一个梦是否还近近远远?从天到地,从心到梦,越问越亲,越问越爱,把对江南的爱恋和乡情推向了极致,已被湖南人民出版社收入《新编声乐选修教程》,为众多音乐院校作为必唱声乐教材。

  再看获得江苏省第六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的《江南江北姐妹花》:中国有对好姐妹,一个叫江南,一个叫江北。妹妹就像茉莉花呀,姐姐就像红玫瑰。作者把江南江北比作姐妹俩,这种新奇的比喻在歌词中还是第一次见到。葛逊为大型电视文献片《雨花魂》创作的主题歌《雨花魂》,是他的另一种内容的写江南的歌词。在绿树成阴的雨花台上,回荡着千古绝唱的英雄史诗。“青山有幸埋忠骨”,雨花台的盛名和光荣,永远与革命先烈的不朽精神连结在一起。英雄生命开鲜花,勇士辉煌化金星。《雨花魂》紧紧抓住一个“石头听了也流下泪滴”的真实故事,运用通俗的创作手法,深情地写出“你用牺牲赢来了永生,你用倒下换来了崛起”这一崇高主题。让我们感到历史在告诉未来,这是生命在倾诉感动,幸福犹如盛开的花朵,它是无数先辈的热血浇灌。时代证明了革命先烈舍生忘死的意义,也将证明革命后来者前赴后继的价值。没有先辈慷慨赴义,便无法建立一个新时代;没有后来人薪火相传,便无法将中国的未来推动向前。

  作者写江南的词还有很多,如《又唱春江花月夜》《小雨啊小雨》《荷叶情歌》《山前绿茶山后竹》《家家住在春天里》《梦中的双桥》《绝色杭州》《山雨》《泛舟太湖》等等,品读这些词,每一首,都可以找到出新的地方,作者虽不能每一首都像写《江南雨》《问江南》那样写的新奇精致,但总能在表现角度上或在语言意象的捕捉上努力出新,这一点非常可贵。

  可以说,所有的文学作品都是语言艺术,而歌词这种精短的艺术形式对语言的要求则更为苛刻。它要求作者在通常的写法中要尽力写出自己的语言个性和特色,才能给人以新意。葛逊有一首《山乡处处欢乐谷》的词,乍看这题目,似乎并无新意,但作者在语言的营造上却有自己的特色:“半山花,半山草/半山梨树半山桃/小溪清澈绕山涧,/脆生生的鸟鸣满山飘。”“ 半山牛,半山羊/半山欢歌半山笑/梦里花开春不晓/喜洋洋的家园春来早。”作者故意采用民歌体的写法来写这首词,一、二节的开头分别用了四个“半山”,这种写法就有别于那种普通的写法了,而能给人以新鲜别致之感。

  霸王别姬的故事在中国可以说家喻户晓,也成为古今文人写作感怀的题材。葛逊在处理这个题材的时候,却不走别人的老路,他选取了以虞姬的自我表述的角度来写,读来,就别有情致:“楚汉相争风云起/生死地,苦别离/我为大王舞一曲/红颜笑在杀声里。”最后一句尤佳。同样的写法在《秦淮柳》中展示的也很鲜明:“桨声中守望,灯影里期待/千年不变少女情怀/柳丝飘飘,情丝绵绵/婀娜多姿惹人怜爱/我是多情的秦淮柳/柳烟如画万千姿彩/一片柔情谁人懂/心中最爱是秦淮。”把秦淮柳拟人化,喻作一个在桨声中守望、灯影里期待的江南少女,而她的千年不变的情怀谁人能懂?作者最后点题:心中最爱是秦淮。葛逊借秦淮柳来抒发对南京古老文明的摇篮秦淮这片历史文化和民俗文化最深厚繁华之地的挚爱,写法可以说别有情韵。

  “水平似鉴,火静而朗。”这是当代词界泰斗对葛逊的评价。葛逊是个有追求的人,他创作的追求就是每一天的太阳都是崭新的。他在创作中,既在超越别人,也在超越自己。他从来不重复自己。葛逊曾说过,他非常欣赏清朝袁牧所作的“爱好由来落笔难,一诗千改心始安。阿婆还是初笄女,头未梳成不许看。”这首名诗,他在歌词创作上一直以“头未梳成不许看”为座右铭。在音乐文学园地里,他是躬耕不息的园丁,辛勤播种,精心耕耘,奔跑追梦,收获欢乐。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期待葛逊为我们创作出更新更美的又一个江南!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美术;书法
“百舸争流”——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美术书法民间工艺作品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