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读王维的《山居秋暝》时年龄还小,想像不来“松间明月”的高洁,也不懂得“泉流石上”是什么样。母亲说这是一幅很美很美的风景画,要我好好背,说背熟了就知道意思了。可我虽将诗句背得滚瓜烂熟,其意思依然不懂。什么空山、清泉、渔舟这些田园风物也只是朦胧,而乡野情致则更模糊了。[详细]
“腊月二十四,掸尘扫屋子。”在故乡,腊月二十四这一天,家家户户都要清扫房屋,除旧布新。[详细]
我督促着女儿收拾行李,准备和我回老家过年,女儿皱着眉头问我:“爸爸,为什么要回家过年?”[详细]
老家腊月是一坛醇厚的陈年老酒,浸润着一股香甜的年味儿。老家在乡村,腊月有许多传统的习俗,让我最陶醉的回忆就是扫扬尘、祭灶神和过大年,引爆了浓浓的年味。[详细]
母亲打来电话,询问今年的年夜饭如何安排。说起来,每一年的年夜饭,虽大同小异,却是父母,也是我们兄弟俩最期待的。和天下所有母亲一样,母亲对年夜饭的重视,重在“团圆”,至于吃什么,反而不那么讲究。[详细]
去探望一位生病的友人,聊起很多从前的事情,计划很多未来的事情,她忽然发问:对于你来说,幸福的时刻是什么?[详细]
记忆里,过了腊八节,家家都在做饭的灶台上贴上一张木版年画,女人灶台忙活,男人在往锅底下添木材,年画的下方还有六个字“穷锅门,富水缸”,大意是过年期间气候干燥,锅门前要少放柴草,吃水缸里要挑满水,以防止万一失火,保证有救火的水源。难怪作家迟子建说“最早迎接年的,不是灯笼、春联和炮竹,而是年画。……随着一股芳香的油墨味飘逸而出,年画那鲜艳...[详细]
上世纪五十年代是我的童年时期,那个年代物质匮乏,大家生活条件都不好,小孩子冬天睡冷屋,衣着也单薄,有些孩子冬天只穿一件空心棉袄,里面没有衬褂,外面没有套褂。新老大,旧老二,缝缝补补给老三,作为家中老三的我,也只能穿姐姐穿小了的旧棉袄。冬天穿不暖、睡不暖的童年,那时的我却一点也不觉得冷,因为到了冬天,特别是进入深冬,凛冽的北方呼啸而来,...[详细]
我夜里总是梦到母亲,或是梦到她一个人突然来到繁华的城市找我,我从梦里惊醒过来,她从没有单独出过门,也不具有独自出远门的行为能力,又怎能在辗转颠簸之后找到我,庆幸她没有走丢,我被一阵后怕惊醒,醒来庆幸只是一个梦。或者梦到母亲形容憔悴,傻傻地站在家门口等我,望眼欲穿,失魂落魄。[详细]
兴许是儿时的乡间,鲜有人家栽腊梅树的缘故,梅之于我,本无太多偏好。直到读高中后,某日去一位姓李的新同学家玩时,被她唤到院里,看一株开花的小树。[详细]
摄影;展览
本次展览分为“红色记忆 光影永恒”“风雨历程 光荣见证”“强国有我 不忘初心”“继往开来 时代新篇”四个篇章。
摄影;江苏
展览以“建设美丽江苏,共创幸福家园”为主题,前期面向社会公开征集作品,共收到20000余幅摄影作品和170余件视频作品。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