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清代大戏剧理论家李渔提出“立主脑”的概念,他说:“古人作文一篇,定有一篇之主脑。主脑非他,即作者立言之本意也。传奇亦然。”李渔所说的“立主脑”我的理解就是我们今天常说的:主题。[详细]
我关于长征的所有记忆,是红军从江西出发经过二万五千里,到达陕北。殊不知,还有一支队伍是从河南出发,经陕南西征再北上到达陕北的。这只英勇的部队不仅粉碎了敌人的封锁,更是在蓝田县葛牌镇建立了关中第一个红色政权,这就是中国工农红军第25军。[详细]
“咱当兵的人,有啥不一样;只因为我们都穿着,朴实的军装;自从离开了家乡,就难见到爹娘;说不一样,其实也一样;都是青春的年华,都是热血儿郎;一样的足迹留给,山高水长。......”又到一年八一建军节,创业打拼在他乡的这些年,每当这首《咱当兵的人》激情澎湃,铿锵有力的优美旋律在我耳边响起,蓦然回首33年前卫国戊边的4载军旅生涯,我仿佛又回到了那军歌...[详细]
晨起听新闻,一则这样的报道令我震撼:河南南部某地连日大雨,为确保下一次洪水来临时能够有效抵御洪峰,需要对300多米堤坝连夜进行加固。某武警支队50名战士接到命令,在短时间内搬运了石子袋5000袋,沙土袋15000袋,手上磨出了血泡……事后,面对乡亲们关切的目光,武警战士藏起血肉模糊的双手,笑着说,不疼。[详细]
记得小时候,在我的老家苏北泗洪县一个偏僻的乡村,树木大多是洋槐树和柳树,但凡粗一点、高一点,叶片比较茂密的树枝上,都会有大大小小的马蜂窝。有的在树丫的枝条交汇处,有的在树梢的单枝上。其形状有的近方形,有的近圆形。大的有向日葵那么大,小的只有鸡蛋那么大。[详细]
“泥巴裹满裤腿,汗水湿透衣背,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每每听到《为了谁》这首歌唱响时,我总会心潮澎湃,热泪盈眶。我的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人民解放军不屈的身影,在边关、在灾区、在一次次的生死关头……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这群最可爱的人![详细]
我家住在关庙镇一个叫永平的小村,它地处宿豫区的东北方向,为三县交界处,毗邻刘集和穿城,史称“袁王荡”,是一个穷地方;在那里我一直生活到去部队当兵,所有童年的往事都打上了永平的烙印,打开记憶的闸门,涌现出当年很多的趣事,最难忘记的莫过于“打金菜”。[详细]
近一个多月来,暴雨洪水频发,小城动辄就来一场瓢泼大雨,感觉空气中都氤氲着浓浓的潮湿之气,院子里的水泥地面上,已长出斑驳苔藓,那一片幽绿水渍渍、滑溜溜的。望着水位不断上涨的河堤,还有公园里那被雨水淹没的木梯小桥,漫上岸的湖水也让花草树木犹如置身“水晶宫”,放眼所望,皆是水汪汪一片,古人的民谚“大暑雨如金”,在这个庚子鼠年,却是“大暑雨成...[详细]
放暑假,我到老家小住几日。这天,我和几位老人在树荫下聊天,见芳芳从乡村公交车上走了下来。她的叔公问:“昨天去城里上班,怎么今天就回来了?”她头也不回,恼火地甩出一句:“天热!”老人们一阵唏嘘:“这叫什么热?看看脚手架上的瓦工,那才真叫热呢。”[详细]
我们提倡多元包容。那么,什么是多元?多元不仅仅是不同观点的自由表达,它还意味着异见者之间的共识,关于社会核心价值的共识,还意味着对博弈规则的一致认同。如果没有价值和规则的认同,多元将导致艺坛的混乱与解体。[详细]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