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张锦妹 | 又见芙蓉花开
2021年09月27日09:19

暑期去看望女儿,一下飞机,女儿、女婿便在成都机场接站。月色朦胧,小两口带我和先生逛天府芙蓉园。夜幕下的公园“千树万树银花开”,忽的射灯下现出一丛丛过人高的灌木阵,开着半明半灭的花,定睛一看,它是我的“故知”——木芙蓉,因为家乡扬州频见此花。

提起木芙蓉,大多会将之与芙蓉混淆。度娘曰:芙蓉分两种,长在水里的叫水芙蓉,即荷花,属草本睡莲科;生在湿地的称木芙蓉,别名拒霜花,属木本锦葵科。而成都得“蓉城“之誉指的是木芙蓉。相传五代十国后蜀主孟昶为讨爱妃花蕊夫人的欢心,下令百姓在城墙上广植芙蓉,花开时节,成都“四十里为锦绣”,故被称为“芙蓉城”,简称“蓉城”。花蕊夫人对爱情忠贞不渝,故被尊为“芙蓉花神”。在《红楼梦》中,“芙蓉花神”有四位,而晴雯位列第一,她冰肌玉骨、伶牙俐齿,虽说是怡红院一丫鬟,可她有学者般的思想,反抗失败后被王夫人残酷地丢弃在荒村野地。其实她并没有死,而化身成了天国任司花的花神。这是开在文学大观园中一朵令人扼腕的芙蓉花。

再说“蓉城”,想必你和我一样,听着赵雷的“成都”,对她充满了无限向往吧,可当我真正踏进这座城市时却有一丝感伤。龙应台说父母和孩子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我能带走成都的美食和美景,可带不走已在那扎根的女儿,注定这座城市将成为我的第二故乡。因为时差,造就了成都人的慢,其实这种慢与慵懒止于退休族,而年轻一代的生活节奏不亚于北上广。如今城市隧道穿通,立交盘旋,机场双流,“蜀道难”已成“蜀道通”。

女婿给我们照全家福,我才回过神来。眼前的芙蓉还矜持,可预测,中秋节前后那花儿怒放开来气势绝不亚于都江堰奔涌的潮水。自古它的娇柔已为无数文人墨客倾倒。在众多诗作中,我最欣赏韩愈的“采江官渡晚,搴木古祠空”一句。诗人用反衬的笔法盛赞其观赏价值高,提醒赏花人莫攀折。诗眼“空”字可谓精妙传神:花儿美得空灵醒透、让人欲说还休。以哲学眼光观之,这里的“空”即“有”,起书法中计白当黑之效。

在画史上不得不提徽宗赵佶的《芙蓉锦鸡图》。一枝俏丽的芙蓉、一只雍容的五彩锦鸡,一对振翅的蝴蝶,组成一幅格调高雅的大宋“芙蓉锦鸡”,可就是这枝低敛的秋末芙蓉让赵佶背上了昏君的骂名,而成就了绝代书画家的传奇。创下一段美的亘古,架构出平凡人生命里的芙蓉锦鸡意象。以画芙蓉出名的当代画家极多。我比较熟识的是扬州恩师郭明先生与姚丹晖女士。郭明作写意芙蓉时,喜用钛白与曙红调成深浅不等的红,三两笔点厾出花瓣,以汁绿染花芯,再以粉线丝花瓣。浓密硕大的叶则以灰墨铺毫,他手中的笔好似一部投弹机,这里投几枚,那里扔几发,阵势布完,一幅脱俗的《芙蓉图》惊艳落成,气韵酣畅、形神两立。最后他以“秋江冷艳”题款。这是怎样的一种意境呵,肃杀的江面上空空如也,只有一株芙蓉寂寂开放,它“拣尽寒枝不肯栖”,向着琼楼玉宇伸展,以一抹酡红书写生命的庄严。想必“秋——江——冷——艳”四字是适园老师(郭明斋号适园)反复推敲出来的吧。姚丹晖老师也善写芙蓉,她的墨芙蓉堪称大雅。花瓣以柔软细劲的墨线皱叠,茎叶以氤氲墨块轻扫,看似漫不经心地涂抹,可留给人视觉享受是浓淡适宜、疏密得当、宛若天成……这样一株特立独行的墨芙蓉恰似一位身着黑衣的少女,她将纯真与恬然悄然掩藏,以达无声无色之绝美之境。

女儿催我去看梵高星月艺术墙,可我的心还在为花事纠缠。曾经花下有张水月般脸庞,如今花在人空,世事无常,但愿别来无恙。

责编:王紫荆 省文联办公室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
百年;美术
“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汇聚了全省美术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现江苏百年历程,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