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丁桂兴 | 麻虾的韵味
2021年09月27日09:17

“卖麻虾额,卖麻虾额——”一阵阵熟悉的叫卖声从小巷里悠悠地传来,听得出来,那个卖麻虾的人肯定又是带着丰收的喜悦。年年岁岁的吆喝声,常常在我故园溱潼镇的深巷幽弄里飘荡。自然界里虫鸣于秋,鸟鸣于春,在人间,一岁岁的吆喝声,蕴藏着地域的色彩,诱人的魅力,尤其是满足口腹之欲的呼唤,时常能扰动沉在心底的积淀。

麻虾是一种美味食品,在我的印象中,江苏省东台地区较常见。这种野生淡水小虾多生活在没有淤泥和污染的河里,可能是永远长不大,细如点点芝麻而得名。我所住的小镇东边就是东台市,常常有东台人过来卖麻虾。在我读书的时代,多次见到卖麻虾的。上午,一声声麻虾的叫卖声音在小巷中宛转悠扬,一个卖麻虾的人挑着三尺长的毛竹小扁担,两端用细麻绳系着小木桶,晃悠悠地走来,那种挑担的姿态很像乡间过节时的舞蹈节目“挑花担”。

陆陆续续从巷子里出来一些人,手拿一只青瓷大碗,来到麻虾担子旁,等待舀麻虾。木桶内新鲜的麻虾青灰色,有点乳白透明,上面泛起黑色的小小芝麻粒,惹人喜爱。递上两毛钱,卖麻虾的人抓起舀子去舀,一个大的蚌壳做两片舀子,舀上来的麻虾盛在青瓷大碗里,很有古朴典雅的韵致。

调皮的小孩喜欢围在麻虾担子旁看热闹,要是哪个小孩子太淘气,买麻虾的人就会说:“这个小孩不听话,你就把他带回家算了。”或者说:“这是你麻虾船上的爸爸来接你啦!”此时,卖麻虾的人会心地咧嘴一笑,对小孩说道:“跟我走哩。”见此情景,那些调皮的小孩看到陌生人的模样,吓得一溜小跑早就没有了踪影。

麻虾,自古民间就有“天下第一鲜”之称,更有“好菜好酒一桌,不如麻虾一嗍”之说。麻虾的吃法有多种,母亲做的麻虾别有风味。麻虾煎饼、麻虾春卷,让人吃得津津有味;麻虾馄饨、麻虾小笼包、麻虾拌面,吃早茶时,满口留香;麻虾小葱炖豆腐美滋美味,麻虾炖蛋、麻虾涨蛋、麻虾狮子头更是叫你垂涎三尺,跃跃欲“食”。

上学时代,母亲为我做的麻虾酱让我至今难忘,她买来麻虾后,挑出其中的杂质和小鱼,撒上盐花调拌均匀,家里有口老灶,铁锅里烧上热油,再放入葱姜末炒香,倒进麻虾翻炒片刻,舀入少许酱油,泼进少量水,稍稍煮上两分钟就可起锅,装进瓶里后,滴进些许麻油。如果是甜的麻虾酱,翻炒时就加些甜面酱进去,如果是麻辣的麻虾酱,就加辣椒粉和花椒粉。我夏天吃的凉面就拌甜酱,冬天吃的热面就拌辣酱,一股香鲜味扑鼻而来,韵味独特。

如今,我已成为在外的游子,每当吃面条时,喜欢到超市买上一瓶麻虾酱,但总是吃不出儿时的味道。故乡人常说:“大鱼吃小鱼,小鱼吃麻虾。”随着旅游的开发,环境的变化,麻虾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回到家乡时,在家中我时常期盼听到那昔日的叫卖声,更希望我离开故园时,母亲在我的背包里装上几瓶她亲手做的麻虾酱,因为除了麻虾的韵味,更有母爱的味道。

责编:王紫荆 省文联办公室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
百年;美术
“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汇聚了全省美术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现江苏百年历程,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