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陈 皓 | 母亲的名字
2021年07月19日09:45

母亲生于1941年,兄妹排行老四,上面有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所以外婆就叫她“三丫头”,周围的人也跟着这么叫。

外公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外婆里里外外地操持,没有精力照看孩子,母亲懂事早,从小乖巧伶俐,是外婆的好帮手。外婆心里欢喜,就叫她“拽儿”,从此,“拽”就成母亲的小名。叫“拽”的母亲果然拽拽的,长得清秀而俊美,还特别能干。

当兵的父亲帅气十足,曾在人前夸海口,不识字的女人不娶。回家探亲时,大姑将斗大的字不识一个的母亲介绍给父亲,活泼、美丽的母亲,一下子吸引住了他的目光,毫不犹豫地定下了婚姻大事。

父亲回到部队,给母亲寄来钢笔和笔记本,鼓励她学文化。17岁的母亲到小学报名上学,上学要有学名才行,接受母亲报名的是位姓潘的老先生,他见母亲眉清目秀,聪颖灵慧,是可造之才,便给母亲取名“韵琴”,并对母亲说,“韵”是指和谐的声音,“韵琴”有和、乐的意思。

没读几天书,母亲又回家干活去了,但只有几天的学习经历,却让她从此拥有一个雅致、文气的名字。

拥有诗一般名字的母亲不会作诗,但母亲会刺绣,一针针一线线,花草植物,走兽飞禽,或轻松写意,或栩栩如生。母亲不懂欣赏花花草草,鸳鸯鲤鱼,她的眼里只有祖父母需要的油盐酱醋,子女们学杂费得赶紧凑齐。

母亲诗一般的名字上,铺满了岁月的风霜。她风风火火,日夜奔忙,丢了钉耙拿锄子,放下镰刀挑扁担,爷爷中风瘫痪在床11年,她精心照顾无怨无悔。

岁月相催,青丝化雪。年迈的父母已不能独立生活,来到我的身旁。劳碌的母亲一时无法适应闲适的日子,我拿起毛笔,郑重地写下她的名字,要她跟着我念:音——匀——韵,王——今——琴。母亲念得很认真,很努力,“沈韵琴,我原本就认识的。”母亲眼底的欣喜泼了出来……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
百年;美术
“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汇聚了全省美术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现江苏百年历程,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