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王绍云 | 走过那片芦苇坡
2020年05月11日09:45
去年初冬,一个寒风袭人的下午,我踏着这段难以忘怀的旋律来到了黄海边的射阳,走进一片朝望已久的芦苇坡。驻足旷野中,身旁那些挺拔的芦苇在风中簇拥起伏着,银白色的芦花格外穗长柔顺,在风中飘摆如阵阵波浪。远处,河流纵横、芦滩茫茫、蒿草苍苍。天空乌灰的云层翻动着,间或有雨滴飘下,像丝丝眼泪,像掉落的珠子……一片片耀眼的银光划过湿地天空,一只只洁白的仙鹤自由自在地翱翔于空中,高亢的鸣叫掠过九天云皋。

  走过那条小河/你可曾听说/有一位女孩/她曾经来过……

  去年初冬,一个寒风袭人的下午,我踏着这段难以忘怀的旋律来到了黄海边的射阳,走进一片朝望已久的芦苇坡。驻足旷野中,身旁那些挺拔的芦苇在风中簇拥起伏着,银白色的芦花格外穗长柔顺,在风中飘摆如阵阵波浪。远处,河流纵横、芦滩茫茫、蒿草苍苍。天空乌灰的云层翻动着,间或有雨滴飘下,像丝丝眼泪,像掉落的珠子……一片片耀眼的银光划过湿地天空,一只只洁白的仙鹤自由自在地翱翔于空中,高亢的鸣叫掠过九天云皋。

  这东方古老的湿地,自从留下了“仙鹤姑娘”徐秀娟的足迹与身影,从此才有了诗意般的画境。徐秀娟是环境保护战线第一位因公殉职的烈士。以她感人事迹谱写的歌曲《一个真实的故事》,于上世纪80年代唱响大江南北,成为人们心中无法抹去的记忆。歌词中“有一个女孩,她曾经来过”,就是30年多前来到这块万顷海滨湿地,为孵化和保护珍稀动物而献身的年轻女孩徐秀娟。

  那时,我所在的南京军区某部正在射阳县六垛乡参加军区副食品基地工程建设,从春天奋战到秋天,当部队完成任务回撤到南京驻防地后,我从媒体上知道她牺牲的消息。与她年龄相仿的我,便有一个心愿,到她墓前献上一束花。

  导游姑娘带着我在苍茫的盐碱滩上,穿过几条曲曲弯弯的道路,走近了徐秀娟广场。远远地,见一尊高大的雕像矗立在广场中央。雕像中的她留着齐耳短发,轻展双臂,亲昵地抚摸着环绕于身边的几只丹顶鹤。导游介绍,徐秀娟是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人。她17岁到扎龙自然保护区驯养丹顶鹤,后来自费进入东北林业大学进修,1986年来到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工作,负责丹顶鹤、白枕鹤人工孵化育雏和饲养驯化。1987年9月16日,她为了找寻两只走失的白天鹅不幸溺水牺牲,年仅23岁。

  “我爱鹤,爱大自然,一走进荒野,一切不愉快的事儿都忘记了。我愿在茫茫荒原上寻找,寻找理想,寻找友谊,寻找生活的答案。”吟念着徐秀娟当年日记上的这句话,我默默地走进旁边田野,采了一束金黄的野菊花,走向她的墓地。墓台上,镌刻着醒目的“无私奉献”红字。两侧,花朵与青松簇拥,在周围大树的衬托下显得鲜活又厚重。

  我把散发着芬芳香味的野菊花摆上墓台,怀着敬意说:秀娟姐姐,我来看您了!随后,行了3个鞠躬礼,表达了藏于心中多年的钦佩与怀念。

  墓前纪念廊里陈列着徐秀娟生前事迹。原联合国副秘书长、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伊丽莎白·多德斯韦尔女士为她撰文:“为了保护环境,为了保护生活在这个环境里的所有生灵,徐秀娟献出了年轻的生命。她的事迹非同寻常。她为救助失踪的白天鹅溺水而亡这一悲剧性事件,使她成为献身自然保护的典型代表。”她的评价,让我想起法国文学家托马斯·布朗说的话,“你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却可以把握它的宽度。”

  导游说,徐秀娟在这里工作仅1年又4个月,但她牺牲后,驻地新洋港镇有近千人自发前来为她送行。翌年清明,一群丹顶鹤行将飞回北方家园时,它们环绕着徐秀娟墓地,久久地盘旋……

  人去了,鹤魂在。为了纪念这位美丽的护鹤天使,盐城和齐齐哈尔市扎龙自然保护区分别修建了纪念馆(碑),激发更多人热爱大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岁月更迭,如今人们把这片芦苇坡建成了太平洋西岸和亚洲大陆边缘面积最大、保护最完整的海岸型湿地,拥有包括415种鸟类和165种底栖动物,成为全球第二块潮间带湿地遗产。

  临别芦苇坡,路旁的音箱里再度响起那首歌,婉转飘荡。我坐在坡上,久久地不愿意离去。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美术;书法
“百舸争流”——江苏文艺“名师带徒”计划美术书法民间工艺作品展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