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任真 | 难忘“一分钱”
2020-01-13 10:18:00
经典就是经典。诗人杜牧奉命由宣州前往扬州聘问牛僧孺,途中所作七律《江南春》,乃千古绝唱。“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即兼有听觉与视觉之美,气象如此之阔大,却引来吐槽。吐槽者竟是明代大学者杨慎,他说:“千里莺啼,谁人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故把“千里”改为“十里”。这一改,似乎接近“真实”,但也不为世人所喜闻乐见了。看来,对久唱不衰、影响一代又一代人的著名儿童歌曲《一分钱》,亦不宜像杨慎那样多事。这不仅是对音乐家,也是对文化传统的一种尊重。

  流光易逝,转眼到了著名音乐家潘振声十周年的祭日。想想他的音容笑貌,我觉得他似乎仍在歌声和鲜花丛中,没有离去——

  潘振声是蒙古族人,曾在上海市做教师、广播电台文艺编辑,后支边到宁夏回族自治区,任自治区文联副主席。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调入江苏省文联,继续担任领导工作,竭诚为文艺家服务。他为人厚道,从不摆架子,是位谦谦君子,同事们都习惯称他“老潘”。

  我与老潘比邻而居。十几年前,孙女儿岑跟我们过,上幼儿园,五音虽不全,然爱唱歌,是家里教唱的角儿。可初遇陌生之人,却不免躲来闪去,有些害羞。老潘退休后,童心未泯。每次见到岑,老潘总爱笑嘻嘻地逗她。

  怎么称呼他好呢?叫潘爷爷吧,很难说会给孩子留下多少印象。老潘颇具声望,被誉为当代“儿歌大王”,于是我选择了岑最喜爱的启蒙歌曲之一——《一分钱》,便轻轻告诉她:“《一分钱》那首歌,就是这位爷爷写的,你就叫他‘一分钱’爷爷吧。”岑点点头,只是没好意思叫出声来。然岑转身悄悄问我:“那,警察叔叔把钱又交给谁了呢?是不是那些穷孩子?”哦?见我难住了,她却要我记得,下次问“一分钱”爷爷。

  一夜春风,吹得秦淮河岸边烟袅袅、草萋萋。每见远近长堤上柳丝低垂,清香飘逸,岑便手之舞之,唱起了儿童歌曲《春天在哪里》。在这首儿童乐坛的世界名曲中,红花、绿草和小黄鹂,是一系列春天的变奏。我告诉岑,这首歌也是“一分钱”爷爷写的。她惊奇地吐了吐舌头,竟生疑窦:“‘一分钱’爷爷的肚子里,怎么有那么多好听的歌?”

  有一阵子,见老潘家的门窗好久没打开,岑便问“一分钱”爷爷哪儿去了?我知道,老潘其时精力充沛,创作欲不减当年。新中国成立后的四十多年里,他给孩子们留下了《小鸭子》《一分钱》《好妈妈》《嘀哩嘀哩》等著名儿童歌曲。为了实现创作56个民族儿歌的梦想,他正在各地采风,搜集、整理资料,忙得不亦乐乎。岑喜欢中国拼图,我就指着拼图,跟她说,“一分钱”爷爷很辛苦,又到外面寻找“春天”去了。

  从此,路过老潘寓所,岑总会向它投以好奇的一瞥,猜想那一扇扇深邃而温馨的窗户里,藏匿着多少迷人的歌。

  后来,岑被她爸妈回国接去,继续上学。孩子一走,我们顿感身边缺少了什么。老潘一见我们,也曾问起岑哪儿去了……

  然而,没等见到岑,更没来得及再润色自己的儿歌新作,老潘走了,走得那么突然,那么匆忙,令人悲痛。他的走,是一个难以弥补的遗憾。

  前不久,据《扬子晚报》报道,一张截图在朋友圈流传,著名儿童歌曲《一分钱》被改成《一元钱》,引起了网友的热议。有网友表示,这首歌写出了儿童天真、纯洁、可爱的心灵,传扬的是拾金不昧的品德,不需要改编。老潘的女儿马莉也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意思,“爸爸这首歌写的是孩子天真无邪,捡到钱要交给警察叔叔,跟物价没有什么关系。尽管是那个时代的产物,但经典就是经典,我们今天唱来仍然可以体会当时创作者的心血。”

  是的,经典就是经典。诗人杜牧奉命由宣州前往扬州聘问牛僧孺,途中所作七律《江南春》,乃千古绝唱。“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即兼有听觉与视觉之美,气象如此之阔大,却引来吐槽。吐槽者竟是明代大学者杨慎,他说:“千里莺啼,谁人听得?千里绿映红,谁人见得?”故把“千里”改为“十里”。这一改,似乎接近“真实”,但也不为世人所喜闻乐见了。看来,对久唱不衰、影响一代又一代人的著名儿童歌曲《一分钱》,亦不宜像杨慎那样多事。这不仅是对音乐家,也是对文化传统的一种尊重。

  儿童属于未来。人类长存,灯火不灭。伴着优美的旋律飘香的歌,老潘与世同在!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