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乌托邦•反内卷•“被看见”——“00后”眼中的《我的阿勒泰》
来源: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   2024年06月05日10:09
作为“00后”的大学生又如何看待影视剧《我的阿勒泰》?《我的阿勒泰》为什么能在年轻人中掀起一股热潮?一部反映草原生活的片子如何与年轻人产生精神共鸣?

编者按:近日,由滕丛丛执导、改编自新疆作家李娟同名散文集的电视剧《我的阿勒泰》播出。该剧讲述了阿勒泰牧区的点滴生活,再现了新疆的风土人情,深深地打动了无数观众,引发广泛讨论。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以此剧为主题,特别策划征稿活动,旨在增强文艺评论的组织力度和在场性,助力推出更多增强人民精神力量的优秀作品。

乌托邦•反内卷•“被看见”

——“00后”眼中的《我的阿勒泰》

何霞:作为一名“90后”的高校教师,我发现“00后”对李娟并不陌生。他们看李娟的书,把李娟当做毕业论文研究对象,看李娟直播,在互联网上亲切地唤李娟“娟姨”。《我的阿勒泰》被改编成电视剧后,他们更是成为了忠实剧粉,反复刷剧,把它安利给每一位朋友。“仙品”“绝对细糠”“治愈到爆”“年度最佳”“看到泪失禁”“买股式选角”成为电视剧《我的阿勒泰》的tag(标签)。B站上更是出现各种向的剪辑,青春向、欢乐向、朗读向、台词向、台词粉碎向、纯爱向、搞笑向,甚至还有悬疑向。那么,作为“00后”的大学生又如何看待影视剧《我的阿勒泰》?《我的阿勒泰》为什么能在年轻人中掀起一股热潮?一部反映草原生活的片子如何与年轻人产生精神共鸣?

康雨涵

常州大学周有光文学院214班

这部剧的选材新颖、画面质感绝美。每一帧都仿佛是一幅精心绘制的油画,将新疆的壮美风光展现得淋漓尽致。观众可以看到直入云端的雪山、茂密的森林、成群结队的羊、肆意奔跑的马等美丽的景色。森林、河流、山峦等自然景观在镜头下焕发出勃勃生机,让观众仿佛置身于这片广袤的土地上,亲身感受着大自然的神奇魅力,领略到阿勒泰地区的风土人情。

在人物塑造方面,剧作也做得非常出色。无论是主角李文秀,还是其他配角,都被赋予了鲜明的个性和深刻的内涵。他们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充满了真实感,让观众能够深切地感受到他们的喜怒哀乐和成长变化。特别是主角李文秀,她是一个十九岁的汉族女孩,父母是新疆建设兵团的成员,尽管她没有接受过完整的高等教育,却怀揣着对文学的梦想,经历了一系列的困境和挫折。她的成长历程和心路变化被展现得淋漓尽致,让观众在欣赏剧情的同时,也能够从中获得一些人生的启示和思考。

此外,剧作在叙事方式和表达手法上也颇具创新。它采用了散文化的叙事方式,将故事娓娓道来,没有过多的矫揉造作和刻意煽情,剧情紧凑、情节跌宕起伏,故事线很丰富,涉及家庭、友情、爱情等多个方面,能够使观众产生共鸣、打动他们的心灵。同时,剧作还巧妙地融入了多种文化元素和民族特色,观众可以看到穿着民族服饰的哈萨克族少年和汉族女孩等人物形象,以及李文秀和张凤侠母女在阿勒泰地区的生活经历,使得整部剧作充满了浓郁的民族风情和文化底蕴,观众可以深入了解哈萨克族人民的生活方式和文化传统。

杨洋

常州大学周有光文学院222班

圣洁的仙女湖,跟着风摇摆的绿草,大片洁白如雪的羊群,空气中弥散着清新自然的青草香味,那群穿着朴素的人们在旁边你一言我一语地唠着家常,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对生活的热爱,此情此景可谓是给了当今生活在快节奏、高压力之下的年轻人心灵的慰藉和身体的放松。

在如今这个内卷之风盛行的时代,很多人都会陷入无休止的精神内耗,怀疑自我,甚至觉得自己的人生里从来没有闪耀过。我们渴望得到尊重,我们渴望得到认可,可是在这个世界里平凡人终究是占多数的,因而我们时常不甘心。《我的阿勒泰》给当今社会下的许多人营造了一个梦乡,在这儿,我们能逃离现实压力,我们能寄托情感。比如女主人公的母亲有这样一句话, “我把你生出来,不是要你有用的,就像这棵树安安静静的在这里呆着,不也挺好的吗?”听即感悟:我们就是芸芸众生中的一个很平凡的人而已,相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我很渺小,但是在我的人生中,我又是很庞大的。因此不必随波逐流,安守本心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做的事。

余江玲

常州大学周有光文学院232班

剧中的每一帧都像一幅绝美的画卷,高耸入云的雪山,茂密的森林,在鲜花地上肆意奔跑的汉族少女,驰骋在马背上的哈萨克族的少年……通过镜头感受风吹草地见牛羊的惬意,在汉族、哈萨克族和蒙古族共同生活的日常中感受草原民族的魅力……作品将自然质朴的阿勒泰村庄带到观众眼前,展现独特的风土人情和人们的生活状态;从乌鲁木齐黯然返乡的汉族少女怀揣着滚烫的写作梦想,在萨伊汗布拉克这块土地上挥洒笔墨,从壮丽的自然风光写到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真正做到了电视剧开头那句“去爱,去生活,去受伤”,同时,文秀也在这个过程中治愈自己。

女性导演具备独特的视角和气质,对女性的欣赏是浑然天成的。妈妈张凤侠在镜头前那股放任般的自由,在哈萨克人中混得如鱼得水,和女人们磕着瓜子,教着汉语,在市场里游刃有余,是人们口中的“张大侠”。她尊重、不捆绑,不试图改变哈萨克人的规则,而是去适应他们,夜晚躺在草原上吹风饮酒,与喧嚣背道而驰。

电视剧直面那个年代女性的苦难,也直白地诉说。托肯,一个丈夫死于嗜酒的年轻寡妇,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给全家人洗衣做饭。她唯一的愿望是拥有一个搓衣板,却被一次又一次忽略,这个充满悲哀的角色,却不总是哭泣的。她会画漂亮的妆,会穿花朵样的裙子,会像少女一样和文秀在夜晚分享秘密。她始终相信爱,并毫不吝啬地表达自己的爱意,“生活再颠簸也要闪亮地过”是托肯的真实写照。

张芊雅

常州大学周有光文学院232班

《我的阿勒泰》改编自李娟同名小说,作为散文化的改编剧作,其故事线格外重要,如何用零散的叙事推进整体剧情的走向,这也勾起了许多网友的好奇心。毋庸置疑,编剧的设计是成功的。原著中各自独立的故事,在剧中被串成了一条线,李文秀的文学梦贯穿其中,从文秀与巴太的爱情,到阿勒泰的居民、风景,娓娓道来般的平凡最能打动人心。然而在连贯的剧情之外,剧本的戏剧化冲突也断不可少。比如第一集中在酒店,承载着文秀小小文学梦的日记本被肆意嘲笑,辞退归来,路上颠簸倒车。人物性格的矛盾,在塑造饱满形象的同时,进一步推动着剧情的发展。

作为本届戛纳电视剧节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入围的华语电视剧集,《我的阿勒泰》从取景到摄影构图,都体现了幕后团队的用心与高级审美。澄净广阔的天地远景,呈现了阿勒泰的绝美风光,而牛羊、房屋的细节拍摄,又映射着当地人内心的自然与秩序。大自然此刻成了光影的主导,不需要搭建舞台和耀眼变换的灯光,影片没有过于强调光影边界,与阿勒泰的平淡生活水乳交融。一场极致的大自然视觉享受,也让快时代深陷短视频的网友们,找到了内心的慰藉。阿勒泰的风景如同汩汩清流,从众多烦扰杂乱的都市剧中冲出重围,为劳于案牍的人们疗愈内心。

武陈曦

常州大学周有光文学院232班

春天的风,浩荡,有力,从东方来,长长的呼啸,亲吻过阿勒泰的草原,自由与希望在哈萨克少年与汉族少女的对视中碰撞,散落一地的是纯洁的爱。虽怀有赤忱的文学梦想,但在城市却处处碰壁而不得已前往阿勒泰找母亲的李文秀,遇上了因哥哥去世而暂时返乡的驯马师巴太,两个青涩的年轻人慢慢地“看见了”对方。在哈萨克文化里,人与人之间产生友情与爱情,是由于被看见,所以在哈萨克语中,我喜欢你,意思是,我清楚地看见你。不仅仅是用眼睛,更是用心灵去感受,用灵魂去共鸣,用一个生命去触碰另一个生命。在剧中,针对巴太嫂子托肯的改嫁问题,李文秀勇敢地站出来,发表了一番改革传统的言论,这种大刀破釜的精神让草原汉子巴太品尝到了同频的味道,巴太真正“看见”了文秀。相反,一如众多女性的托肯,洗衣做饭看孩子,勤劳地打点着家里的一切,而她的丈夫却“视而不见”,到死都没有买来一块搓衣板。所以,不能被看见,是生命的独奏,单调乏味,孤独凄冷。

眼里有彼此的人总是为对方考虑的更多,但有时也会因此而错过。文秀是自由的,因为巴太给予了她最大的偏爱与包容。全剧最值得让人思考的就是巴太射杀踏雪时的挣扎,那是心底最深的痛。当巴太看着文秀被自己最喜欢的马儿踏雪拖行的遍体鳞伤时,年轻的巴太做出了一生最艰难的抉择,他用弓箭一箭射杀了踏雪。可见,巴太对文秀的偏爱是其他任何都不可比拟的。而巴太也认为,文秀有着高远的文学理想,她希望在大城市里用她的文字,她的语言和她最真挚的情感去搭建一座属于她的高塔,那里才是她的最终归宿,而阿勒泰只是她旅程中的“驿站”。所以,在踏雪与文秀带来的双重迷茫中,巴太选择离开草原。但他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文秀已经选择待在草原,待在阿勒泰,只为了心里的那点渺茫的希望。原著里李娟说:“我真庆幸,有一些话,自己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但对剧中的李文秀来说,或许早些说出来结局会有所不同。

指导老师简介

何霞,常州大学周有光文学院讲师。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博士。江苏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责编:李笑林 张妍妍 省文联办公室
2024
2024年江苏省文联系统迎春大展
2023
由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中共南通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江苏省第九届新人美术作品展览于南通美术馆华丽启幕。这是江苏美术新人创作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也是美术新人表达艺术理想的一场视觉盛宴。
2023
2023年4月28日上午,由江苏省文联、江苏省美协、淮安市委宣传部主办,淮安市文广旅局、淮安市文联承办的“首届江苏综合美术大展”在淮安市美术馆盛大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