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潘讯丨周红版弹词开篇《莺莺操琴》新在何处?
来源:江苏文联   作者:潘讯   2024年03月31日11:13
如果进行一场弹词开篇的“民意测验”,《莺莺操琴》一定会独占鳌头。这支传统开篇结构精巧,文辞典雅,在传唱中,又经过多位名家的精心演绎,成为弹词音乐、流派唱腔的典范教材。

如果进行一场弹词开篇的“民意测验”,《莺莺操琴》一定会独占鳌头。这支传统开篇结构精巧,文辞典雅,在传唱中,又经过多位名家的精心演绎,成为弹词音乐、流派唱腔的典范教材。

对这支已经“经典化”的弹词开篇,后辈艺术家还需要创新吗?还能够创新吗?

其实,弹词音乐是时代之声,流派唱腔始终处于流变之中。从上世纪50年代以来,弹词唱腔音乐的一个显著变化是,由叙事向抒情延展,演唱者更重心灵投入和情感体验,用婉转流丽的旋律塑造音乐形象,引发听众的沉浸与共情。

周红擅唱“丽调”,对徐丽仙的艺术精髓深领个中三昧。“丽调”的灵魂就是深情体验,以情行腔。但是,周红面对的是《莺莺操琴》这样被前辈大师反复演绎的作品,它的唱腔旋律已经定型,似乎已经不再具备创新的空间。

事实并非如此。

以最为流行的“蒋调”《莺莺操琴》为例,今天听来蒋月泉的演唱还是以“叙事体”为主,节奏在“中尺寸”,旋律是平静的。“叙事体”固然无妨这支开篇成为“蒋调”的代表作,平静悠长的旋律也自有静水流深、古色古香的美感。

但是,波澜不惊之下也掩盖了这支开篇内在的情感波澜。听众在为“蒋调”平缓悠扬的旋律所陶醉的同时,多少忽略了对开篇结构辞章、人物心理的深层探寻。

更为重要的是,当代听众的文化心理已经不同于半个多世纪之前,古代千金小姐在“进园坊”“转闺房”这一出一进之间的心灵悸动,是今天的听众很难理解的。必须将这支古典开篇拉近当下,用今天的弹词音乐来重新塑造它、阐释它,才能求得传统与现代的对话、共鸣。

还是先回到这支开篇本身来说。

全篇共215字,唱来约八、九分钟,是弹词开篇的“标准件”。从文辞上看,这支开篇最有趣味的是,将清代女诗人吴绛雪的一首回文诗“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长日夏凉风动水,凉风动水碧莲香”一分为二,置于首尾,这样将整支开篇笼罩于一首回文诗之下,构成一个大的回环结构。

同时,这支开篇还蕴含着一个大的“顶真”修辞,莺莺“进园坊”“转闺房”的行动,红娘一连串推窗闭窗、摆几收几、焚香熄香、脱囊上囊的动作,乃至于日升日落的光影移转,就像一只蝴蝶的双翼,形成了精巧的对称结构,而“操琴”正是振动这双翼的中间肌体。

最令人赞叹的,还是这位无名作家对文学经典的高度提炼和重新改铸。

《西厢记》中本无莺莺操琴的情节,在最负盛名的王实甫本中,只有张生操琴、莺莺听琴,历代戏剧本都遵循这一处理,遂成《西厢记》的“名场面”。但弹词开篇的作者别出心裁地将操琴者由张生移向莺莺,这一转嫁一反常例却又合情合理。

作者之所以有这样的妙手,就在于他抓住了《西厢记》的核心意蕴,抓住了莺莺复杂而流转、探寻与挣脱的心灵世界。

从表面上看这是一次闷闷无趣的游园、一次百无聊赖的抚琴,其实却是内蕴曲折,暗藏波澜。“进园坊”“转闺房”只在一念之间,可却是莺莺一次逸出常情的精神探险。如果说“蝴蝶的两翼”都是平静的叙事,但是在靠近肌体中央的地方却陡起转折,那就是“见池中戏水有两鸳鸯”,鸳鸯戏水触动了莺莺的情怀。

她愁肠百结,将满腹心思付于三支琴曲之中,形成了一个相当完整的心理结构。《湘妃怨》是闺中寂寞的愁闷,《凤求凰》则是追求爱情的啼鸣,《思归引》更是对心中爱人的倾诉。这万般心绪自然不能对红娘明言,但是落调“果然夏景不寻常”还是泄露了玄机。“不寻常”的不是夏景,而是被夏景撩动起来的莺莺的心海波澜。

周红无疑深深体验了这支开篇的丰富内涵和层次递转,但是,面对经典之作的创新创造必须要经历两度“揉碎”与“重塑”的过程。

首先,她要将这支开篇的文辞揉碎分解,她要细细品味每一句唱词的蕴含与象征,领会回环结构中蕴藏的情感流转与心灵波澜,传递莺莺难以自抑却又不能明言的哀怨与求索。她要将这些典雅文辞背后的意蕴,通过自己的体验与演绎丝丝缕缕传递给今天的听众。

此外,她还要进一步揉碎这支经典开篇所寄生的流派唱腔。她当然不能用女声“蒋调”重唱前辈大师的经典之声。作为“丽调”传人,她也没有唱中规中矩的“丽调”。她只是以“丽调”为酵母,充分发挥抒情特性,用一种亲切、自然乃至接近生活化的演绎,轻轻悠悠地将莺莺、红娘拉近到听众眼前。

这一切都来源于周红的唱腔革新。

她卸下了流派,跳进了人物。她在叙事性之上叠加了体验性、强化了抒情性,她既是演唱者,又是剧中人。她唱的是人物,是人物的心曲。

《莺莺操琴》核心在“操琴”,围绕这一核心动作,周红在谱曲润腔上大有讲究。在上文的分析中已经点明,鸳鸯戏水令莺莺情怀悸动,“见池中戏水有两鸳鸯”便是这支开篇情绪的转折点,周红对此进行了着意经营。

开篇起头“香莲碧水动风凉,水动风凉夏日长”两句,周红就已经进入情境,唱得碧叶莲花,生意盎然。然后就是主婢二人一路游园,整个旋律是轻快的、松弛的。

当唱到“小姐是身靠栏杆观水面”,周红辅之以一个微微下观的动作,恰到好处。俄而旋律骤紧,情绪突起波澜,眼前见到的是“池中戏水有两鸳鸯”,一下子将听众的注意力聚焦到这鸳鸯戏水的画面之上。

为了加重睹物惊心之感,周红将“两鸳鸯”三字重复一遍,更凸显了这三字在开篇中所居的“诗眼”位置。旋即“莺莺坐下按宫商”,静场中周红在琵琶上几声弹拨以示琴音。她再以更加投入更加深情的唱腔,唱出“先抚一支《湘妃怨》,后弹一曲《凤求凰》,《思归引》弹出倍凄凉”。

这不仅是一支开篇的高潮与华彩,而且“莺莺操琴”的全部秘密尽在其中矣。

要唱出人物的心曲,演唱者必然要有“心画”。要用体验到的人物心理,唱出画面感与情境感,将听众带入其中,随着音乐的旋律而去领会开篇中的情与事。

《莺莺操琴》其实写了莺莺与红娘两个人物。莺莺固然是操琴的主角,但是“历碌忙”的红娘同样不可或缺。开篇中有几句是莺莺对红娘的叮咛:“红娘啊,闷坐兰房终嫌寂寞,何不消愁破闷进园坊。”开篇的写法本是说书人的“表唱”,但是周红投入了情感,将这几句词转化为角色的唱,成为了莺莺与红娘在闺房中的喁喁低语,增强了人物之间的交流与关联。

不仅是这几句唱法的创新,周红更注意到莺莺与红娘在整支开篇中的互动与映衬。这近乎包世臣论王羲之的字,看来参差不齐,但如老翁携带幼孙,顾盼有情,痛痒相关。

在这次短暂的游园中,莺莺的满腹心思自然不能对红娘明说,红娘也未必能够理解莺莺的愁怀与情思。但他们一双主婢却又“顾盼有情,痛痒相关”,开篇作者是以红娘的历碌不停、蒙在鼓中,来映衬莺莺满腹难言的愁情与哀怨。而红娘开窗又闭窗、焚香再熄香的举动,又未始不是莺莺犹疑踟蹰、欲申难申的内心世界的写照。

周红用自己的新腔唱出了莺莺与红娘的顾盼有情、双向观照:莺莺操琴,红娘似乎有所神会;而对“历碌忙”小红娘,莺莺小姐也分明投去了亲切的眼光。这样,不仅唱出了一种如在眼前的画面感,更让莺莺与红娘走出画面,跃入听众心间。

周红用自己的纯净与投入,赋予了一支老开篇以新意境。周红新唱《莺莺操琴》的成功,不仅验证了经典作品仍然具有创新的空间,更证明了唱腔创新始终是弹词审美的重心和弹词发展的生命,而这一点恰恰是为评弹界所忽视的。

责编:冯晓丹 张妍妍 省文联办公室
2024
2024年江苏省文联系统迎春大展
2023
由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中共南通市委宣传部主办的江苏省第九届新人美术作品展览于南通美术馆华丽启幕。这是江苏美术新人创作成果的一次集中展示,也是美术新人表达艺术理想的一场视觉盛宴。
2023
2023年4月28日上午,由江苏省文联、江苏省美协、淮安市委宣传部主办,淮安市文广旅局、淮安市文联承办的“首届江苏综合美术大展”在淮安市美术馆盛大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