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杨莉莉:她和她的舞蹈人生
2020年09月28日10:01
杨莉莉是一位成功的舞蹈家,更是一位让人敬佩的舞蹈教育家。我最欣赏她和我说过的这一句话:“每当我在台上看到我的学生眼睛里面的干净美丽,我就感觉无比快乐。我希望我们的学生眼睛里面是真善美的感觉。因为他内心干净他眼睛必定干净。必定好看。所以说这个很关键,他们有干净的眼神、好看的眼神那是做老师最快乐的事情。”

艺术家简介

杨莉莉

现为全国高校美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省政协委员、省舞协副主席、省文联委员、省艺术教育指导委员会副秘书长、省教育学会与舞蹈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

多年来致力于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艺术教育,所组建的南航大学生歌舞团成为省级优秀大学生艺术团。先后承办全国第二届大学生艺术展演活动、连续四届江苏省大艺展;承办教育部2019年度高校公共艺术教育负责人研讨班;主持申报“南京剪纸传承基地”获批教育部首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基地。所带领的团队先后被评为教育部“全国学校艺术教育先进单位”、全国“巾帼文明岗”,本人被评为江苏省“巾帼建功标兵”、“江苏文化名人”。

杨莉莉是那种眼睛里始终含着笑容的优雅女人。

十四岁那年,杨莉莉就考进了南京市歌舞团做了一名职业的舞蹈学生,早年杨莉莉是南京歌舞团的青年舞蹈演员,现在则是大学舞蹈教育家。每次见到她,总感觉她从内而外会散发出一种快乐的光彩,是那种自带光芒,风采照人的艺术家气质。她怎么总是这么感染人?就像你靠近一团火焰,立即就能感到温暖。

在艺术教育的平台上,我和杨莉莉有过三年的同事,都曾是江苏省艺术教育指导委员会的副秘书长,那时我们曾在各自的大学负责艺术教育,在众多艺术教育专家中,她给我留下了比较独特的印象,也让我近距离感受到一个真正舞者的情怀。

舞蹈家是形体表演艺术中独特的一个群体。舞蹈家是那种将形体艺术直接融入身体的人,身材是表演的基础,神情是表演的灵魂,而那灵动的手臂和轻盈的脚步,则是点缀其中的精灵,让舞蹈立刻就活了起来,并深深地打动你的心灵。

多年前我在北京国宾酒店参加过国资委研究院组织的每周定期举行的系列文化讲座,聆听杨澜、聂卫平等文化名人的各种文化话题。记得其中有一期是舞蹈艺术家陈爱莲的舞蹈艺术讲座。当时的陈爱莲近70岁的高龄了,但她还在讲座的台子上和年轻人跳了一段舞,她用形态语言来诠释舞蹈内涵,感觉舞蹈人,尤其是舞蹈女人是不会老的。至于说杨丽萍,那就更是不老仙女了,她的孔雀舞成了人体舞蹈中的经典,而她本人,年近60岁,却依然长着一副少女的脸孔和魔鬼的身材,前些年我在南京看她在前线歌舞团的专场舞蹈晚会,一场两小时的舞蹈晚会,她几乎每一个节目都是从头跳到尾,就是青春壮年的姑娘,这种体力的消耗也是难以承受的,可是杨丽萍做到了。

杨莉莉和陈爱莲、杨丽萍一样,都是舞蹈家,只不过,杨莉莉更是我身边“看得见、摸得着”的舞蹈教育家。在我们这些门外汉看来,舞蹈就是蹦蹦跳跳、扭扭身子的表演,其实,舞蹈艺术是需要自我牺牲的。多年的舞蹈训练,就需要付出常人难以想象的辛苦,甚至是伤痛。对于一个优秀的年轻舞蹈演员,还要面对更多的诱惑。

杨莉莉是心直口快之人,是非分明,高兴与否,可以立即从她的脸上看出来,和她打交道,不用去猜测她的心思,只要看她的眼睛,就知道她的态度了。我说写了一篇关于她的短文,她要不要先看看?她立刻说:“不用看了,我们是好朋友,我相信你,写成怎样都可以!”对人毫无戒心,是因为她也对人毫无恶意,单纯得有些透明。也许因为她是舞者,又是舞蹈教育家,形体美和心灵美在她身上几乎达到了一个完美的结合。

舞蹈是她的全部生活,她几乎就是为舞蹈而生。她说:“我刚学舞蹈时,是改革开放初期,其实我身边有很多的学习舞蹈的同学啊,他们最后也都放弃了舞蹈这块,去做了他们认为那个年代他们该做的事,可是我呢,我从小生下来感觉就是为舞蹈而生的,我就是个舞痴,我就喜欢舞蹈,什么都诱惑不了我,就一根筋,就很执着,就一直做。近四十年来,我心里唯一的就是舞蹈、舞蹈。”

早在1993年南京电视台播出了她的一个舞蹈专题片“寻找太阳的梦”,电视片里有杨莉莉艰苦的训练、优美的表演,也有面对因为训练造成伤痛时的流泪。对舞蹈的追求和辛勤付出,引起了国内外许多观众的反响,更有国内外的观众写信给她表示爱慕。其中有一个代号叫“为太阳”的无名人士,被杨莉莉对艺术的执着追求所感动,从那时开始,每月给杨莉莉寄一百块钱,杨莉莉没有收,就把钱交给舞蹈团。

在塑造舞蹈美丽天使的背后,杨莉莉也做了很多其他的付出,甚至是常人难以承受的付出,或者常人难以理解的付出。比方说,因为舞蹈要经常训练和经常演出,在征得家人支持的情况下,她一直没有要小孩。

她说:“其实要是我有了孩子的话,孩子应该都大学毕业了。”说这话时的杨莉莉,语气中完全显露出了一个女人喜爱孩子的慈爱天性。她并不回避自己的态度,她说:“我的婆婆、我的老公的姐姐也是舞蹈演员。我们一家有三个人都是舞者,可是她们两个都没有像我有出色的表现,所以全家都很支持我,其实我也非常感谢我的家人能支持我。那个时候觉得可以暂时不要孩子,可是等我40岁的时候拿到国家一级演员再想要已经晚了。”她毕竟是女人,所以她当着我的面,劝她的年轻舞蹈老师:“我也劝路老师啊,早点要孩子,不能像我。我觉得孩子是最主要的。先把孩子生好了再去干事业,听到没有?”路老师笑着点点头,她继续说:“孩子很重要,但是像我的舞蹈学生,他们都对我挺好的,我把我的感情都给了我的学生,我想,等我老了他们应该也会都对我挺好的吧。”说这话时,杨莉莉的眼睛里流露出的是幸福的光泽。“其实我觉得,老师和家长一样,就像家长对孩子付出了多少,他以后也会回报你多少。在他们身上多花心血,他们肯定也能以最优秀的成绩回报于你。所以都是一样的,付出就能得到回报。就是这样。”

杨莉莉是一位成功的舞蹈家,更是一位让人敬佩的舞蹈教育家。我最欣赏她和我说过的这一句话:“每当我在台上看到我的学生眼睛里面的干净美丽,我就感觉无比快乐。我希望我们的学生眼睛里面是真善美的感觉。因为他内心干净他眼睛必定干净。必定好看。所以说这个很关键,他们有干净的眼神、好看的眼神那是做老师最快乐的事情。”

自从杨莉莉这句话留着我脑海里后,我就成为了事实上的杨莉莉的学生。因为我学到了提升欣赏舞蹈的知识:在观看舞蹈节目时,除了欣赏舞者的舞姿外,更特别注意观察舞者的眼神,并从舞者的眼神里,更多的去体会舞者通过形体所表达出来的内心世界。

原创舞蹈《承诺》获国防科工委嘉奖

荣获“江苏文化名人”

指导学生上课

编创的舞蹈《春舞江南》获全国第二届大学生艺术展演一等奖

主持申报“南京剪纸传承基地”获批教育部首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基地

带领学生赴斯洛文尼亚交流访问

作者:杨武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