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尹 鸿 | 年轻人的理想正当“燃”
—— 评主题系列剧《理想照耀中国》
2021年07月19日09:47

《理想照耀中国》以一流的创作阵营、创新的内容形态、理想主义的精神气质、人民至上与民族大义的主题表达、纵横覆盖的时空范围,加上全媒体平台的传播和推广,引起了观众、特别是青年观众的关注和共鸣,成为继《觉醒年代》之后播出的历史和主题的真正“续集”,表现了觉醒之后中国共产党所走过的艰苦卓绝的道路,是中共百年党史的形象教科书,也是建党百年主题剧目的代表性作品。

该剧共40集,开创了一种“主题系列剧”的创作形态——各集之间在人物、事件、时间、空间上基本独立,没有故事上的因果联系,却由一条精神红线贯穿起来,通过歌颂党、歌颂人民、歌颂祖国、歌颂英雄,表达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领导核心”的基本主题。从建党前后陈望道翻译《共产党宣言》到新时代的脱贫攻坚事迹,40个故事,成为了中共党史的形象教科书,塑造了中国共产党人的楷模群像,阐释了中国共产党从弱到强、从小到大、经磨历劫、创造辉煌的历程和其中蕴含的历史规律。

按照“小切口、大情怀、正能量、青春态”的创作要求,40个短剧有一个共同特点:没有直接去表现重大历史事件和领袖人物,一方面避免了近二三十年同类题材的重复,开拓了新的题材空间;另一方面也体现了对百年来不同身份、不同岗位、不同使命的共产党人的崇敬,表现了党的群众基础和政党力量。正如马克思主义者所强调的那样,历史不仅仅是伟大人物所创造的,“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世界历史的真正动力”。这些普通共产党人就是人民中的先锋队,把镜头对准他们,体现的正是一种历史唯物主义创作态度。

全剧将建党百年的历史划分为革命时期、建设时期、改革时期、复兴时期四个阶段。革命时期(1921-1949),选择了《共产党宣言》译者陈望道(《真理的味道》)、长征途中为背一口行军锅而牺牲的炊事班(《雪国的篝火》)、以相机作为武器的战地记者方大曾(《我是小方》)、《把牢底坐穿》的“铁窗诗人”何敬平(《叛逆者》)等;建设时期(1949-1978),选取了从扫盲实践中总结出“速成识字法”的祁建华(《秀才遇到兵》)、献身核武器研制的科学家邓稼先(《冰糖》)、西北边陲的“白衣圣人”吴登云(《白骏马》)等;改革时期(1978-2012),选择了第一个个体户章华妹(《纽扣》)、带领16名下岗女工创立圆方公司的薛荣(《从头再来》)、国境线放牧守边34年的卓嘎姐妹(《家是玉麦 国是中国》)等;复兴时期(2012-2021),则选择了红色文化工作队乌兰牧骑(《我们的乌兰牧骑》)、帮助村民脱贫致富的大学生村官雷金玉(《希望的田野》)、故宫文物修复师高飞(《下一个一百年》)等40个故事,不仅横跨百年历史,还传达了前仆后继、薪火相传的历史进程,描绘了从过去走向未来的一种时代大势。

40个故事在题材、人物、类型、时代背景,甚至事件本身的戏剧性和发展节奏上都各不相同,应该说,创作上的难度是超过想象的。作品删繁就简,集中于关键性事件、着眼于对人物精神世界的刻画,特别是采取“情景性”的方式,让人物在特定的事件中、特定的氛围中,采用各种视听综合手段,创造一种情景交融、声情并茂的“情景”,通过一种“瞬间性”创造出共情共鸣的效果,像陈望道的喝墨汁,王莘病床上对奥运会的挂念等许多“情景”都成为观众们被感染、所记忆的“典型情景”。情景化,是主题类中短剧创作的一种重要经验,近些年在舞台表演、文化综艺、历史综艺、电影电视剧主题创作中也都有类似的探索,可以说,“情景化”已经逐渐成为一种新时代主题创作的重要方式。

陈凯歌和黄建新导演在总结《我和我的祖国》的创作经验时,曾经概括了12个字:历史瞬间、共同记忆、迎头相撞。艺术,要通过个体命运与历史瞬间的“迎头相撞”来创造具有共情性的共同记忆。这样的创作,既能有人物的命运感,又能有大时代的共同性。《理想照耀中国》也体现了这样一种个体与时代之间的艺术联系。一个个生动的故事都是大时代的切片,从切片中我们看到了共产党人的精神世界,也看到了这些共产党人与波澜壮阔的大时代的内在联系。一大批优秀的创作者、制作者以及靳东、林永健、陆毅、王凯、王一博、邓伦、赵丽颖、张艺兴等众多老中青演员参与,使得剧作的整体艺术质量得到了基本保障,也使得“青春表达”与理想主义之间有了更强的气质上的共鸣。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摄影;大奖
第三届“江苏省文艺大奖·摄影奖”获奖者作品集。
书画;汇报
春华秋实——2020江苏省书画院年度写生创作汇报展在省现代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