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刘敬胜 | 轻罗小扇
2021年07月19日09:45

小小的扇面,如一轮皎洁的圆月,绢透清凉,上面印着花鸟虫鱼,或者美女濯足、山光水色图……国色天香的美女,环肥燕瘦,端坐椅中,纤纤素手持一把轻罗小扇,在身前不紧不慢地摇,生成的微风轻送,掠过擦了头油的发际,发梢微晃……想一想,便能美到心间。

轻罗小扇选自罗布扇面材料的团扇。团扇因形似圆月,且宫中多用,故称宫扇。盛行于西汉至宋代的一千多年间,宋代以后又与摺扇并驾齐驱,深受妃嫔仕女、文人雅士的喜爱,后来,渐渐传到寻常百姓家。

说到轻罗小扇,实在躲不过杜牧的《秋夕》: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坐看牵牛织女星。白色的烛光下,宫女手持一把小小的扇子,看似有心,其实无意地扑打忽明忽暗的萤火虫,无端地透着一种清冷的寂寞。淡淡的忧愁和无限的哀怨流泻于笔端,最后倾注于一把小小的扇子上,圆圆的,如冷月,如风霜。一把轻罗小扇,就营造一个完整的情感世界,摄人魂魄!

看电视剧《红楼梦》,一直对薛宝钗手拿团扇扑蝶情有独钟。宝钗在大观园的潇湘馆看到宝玉找黛玉,想回去时,两只蝴蝶正在花丛中双双飞,她便从怀中取出扇子来扑蝴蝶。蝴蝶忽落忽起,一会落在花上,一会留在草尖,宝钗停停止止,跌跌宕宕,一路追逐到滴翠亭上,真是“香汗淋漓,娇喘细细”。尤其宝钗手中的那把团扇,或扬或落,举手投足,如诗如画。试想,如果宝钗手中缺少了一只团扇,只是用手去捉蝴蝶,不知道会缺了多少动人景致。

街道举行广场舞比赛,其中一个节目叫荷之魅。十余个正当芳龄的女孩,内穿白绸,外着透明的白纱,纱上印乐一朵朵出水芙蓉,往台上一站,如荷花仙子,让人眼前一亮。她们每个人手中拿一把小巧的团扇,团扇上也印着出水的荷花,含苞的,低眉垂眼;绽放的,娇羞欲语。伴随着轻快,或者舒缓的音乐,手摇团扇,翩翩起舞。扇随意动,一会儿遮住脸,犹抱琵琶半遮面;一会儿轻扬起,风随柳枝动;一会儿静下来,遗世而独立。一把小小的团扇,在舞者的心中,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道具,更是她们表达情感的一部分,不可或缺。

轻罗小扇,因了古典和优雅,从古代传承到今天,美不胜收!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摄影;大奖
第三届“江苏省文艺大奖·摄影奖”获奖者作品集。
书画;汇报
春华秋实——2020江苏省书画院年度写生创作汇报展在省现代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