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马海霞 | “大喇叭”里的流年温情
2020年09月14日09:38
小时候村里有个大喇叭,78年,俺叔当上了村主任,兼做村里的广播员,他嗓门大,又洪亮,最关键咬字清楚。村里召开社员大会或传达上级指示,俺叔便通过大喇叭喊。大家听到“社员同志们注意了,社员同志们注意了”,便止住说话,跑到屋外,竖起耳朵来静听。

小时候村里有个大喇叭,78年,俺叔当上了村主任,兼做村里的广播员,他嗓门大,又洪亮,最关键咬字清楚。村里召开社员大会或传达上级指示,俺叔便通过大喇叭喊。大家听到“社员同志们注意了,社员同志们注意了”,便止住说话,跑到屋外,竖起耳朵来静听。

那时我们小孩子也经常上村里大喇叭,谁家孩子到了饭点还不回家吃饭,家人连找了几条胡同也寻不到,便跑到村委会,让俺叔在大喇叭里吆喝一嗓子:谁家的小谁,听到广播后立即回家,听到广播后立即回家。

被俺叔在大喇叭吆喝的小伙伴,名字通过大喇叭传遍全村,定会成为全村村民茶余饭后的话题,更有热心者会跑到家里问,小孩子找到没?

当然,最后都找到了,但此事会在三天之内成为村里头条新闻:去哪儿了,啥时候回的家,挨打没?

那年,邻居家的兰子中午出去玩,到了晚上六点还没回家,兰子爸妈着急了,兰子妈四处找兰子,兰子爸则跑到俺家,喊着俺叔一起去村委会大喇叭上喊兰子回家。到了村委会,俺叔才想起自己感冒嗓子哑了,喊不了了。便让兰子爸自己喊,兰子爸一着急,冲着话筒便喊上了:“俺家孩子不见了,俺家孩子不见了,听到广播赶紧回家,听到广播赶紧回家。”

俺叔在一旁哑着嗓子说:“你没说名字,赶紧把名字加上再说一遍。”那次,大家都听到了俺叔和兰子爸的对话,忙跑出家门帮着找兰子,一小时后,兰子自己回家了,原来她去外村同学家做作业去了。事后,有调皮孩子见了兰子便高声喊:“俺家孩子不见了,俺家孩子不见了。”气得兰子直跳脚。

九十年代中期,我大学毕业,分配进了单位,离家远,住单位宿舍。那时宿舍楼下舍管王大妈那里有一台电话,外面有人电话找人,王大妈便站在楼下扯着嗓子喊:“某某,有电话找。”

九十年代末,我们宿舍新添了一位舍友,闫小惠,刚分配来单位的大学生。王大妈是外地人,说话口音很重,一天晚上,我们宿舍闫小惠家人打电话找她,王大妈站在楼下喊:“冤小鬼,冤小鬼电话。”王大妈这一喊,吓得我把头蒙进被窝里,整个宿舍楼没人敢探头回问,谁是冤小鬼。后来,王大妈上来敲我们宿舍门,才知道她喊的是闫小惠。

自此,闫小惠得了一个绰号“冤小鬼”,她心里有苦难言,为了不让这个绰号继续传遍,她狠了狠心,买了一个小灵通,成了我们单位第一位有移动电话的人。

后来,宿舍姐妹陆陆续续都买了手机,王大妈再也不用喊人了。

前年,邻居家的小孩子走失了,一家人在出去寻找的同时,发了一条寻人的朋友圈,然后有人四处寻找,有人去派出所报警,通过监控寻找。多管齐下,全力寻找孩子。这条寻人的朋友圈被市民疯狂转发,有热心市民看到后,出租车、私家车都自发加入了寻人队伍。那一夜,全县市民都在呼喊孩子回家,在大家共同努力下,最终找到了孩子。

从大喇叭到人人都是自媒体的当下,时代飞速的进步,是当初想象不到的。每当想起小时候的大喇叭,一股暖流还在心田,无论社会如何变迁,人心永远向着善。

国画;青年
7月16日上午,“2020江苏十佳优秀青年美术家作品展(国画)”开幕。
美术;书法
4月23日,江苏省美术、书法“同心战疫”主题作品展在省现代美术馆举行。
书画;赠送
4月16日,“致敬江苏援鄂白衣勇士”书画赠送仪式在江苏省现代美术馆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