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主办

江苏戏剧49朵“梅花”绽放 南京市越剧团李晓旭摘梅
来源:江苏文联   2021年05月22日14:42
5月21日晚,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第24届曹禺剧本奖颁奖晚会在江苏大剧院举行,共15位演员获得“梅花奖” ,南京市越剧团青年演员李晓旭作为江苏省唯一代表,凭借诗韵越剧《凤凰台》成功“摘梅” 。时隔八年,南京市属文艺院团再添一名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获得者,李晓旭也成为了南京市越剧团继陶琪之后的第二朵、南京的第三朵、江苏省第四十九朵“梅花” 。除了创新打造诗韵越剧“金陵三部曲”之外,南京市越剧团还创排了青春版的《红楼梦》 、青春版《梁祝》以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多部青春主题剧目,大胆地起用年轻的主创和主演,用耳熟能详的经典、青春靓丽的舞台形象、悠扬婉转的唱腔、优美时尚的舞台呈现。

5月21日晚,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第24届曹禺剧本奖颁奖晚会在江苏大剧院举行,共15位演员获得“梅花奖”,南京市越剧团青年演员李晓旭作为江苏省唯一代表,凭借诗韵越剧《凤凰台》成功“摘梅”。时隔八年,南京市属文艺院团再添一名中国戏剧最高奖“梅花奖”获得者,李晓旭也成为了南京市越剧团继陶琪之后的第二朵、南京的第三朵、江苏省第四十九朵“梅花”。

15位获得“梅花奖”的演员合影

独一无二的越剧李白感动全场

“金陵夜寂凉风发,独上高楼望吴越。白云映水摇空城,白露垂珠滴秋月。”随着悦耳悠扬的丝弦伴奏,明朗豪放、富有弹性的唱腔飘向全场。5月12日晚,做为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竞演场次,南京市越剧团优秀青年演员李晓旭主演的越剧《凤凰台》在南京市文化馆大剧场拉开帷幕,她潇洒飘逸的气质,流畅自如的表演,让全场观众不禁恍然:“李白来了!”

1987年出生的李晓旭是南京市越剧团青年演员中的佼佼者,22岁便拿下“越女争锋”小生组金奖,2006年成为越剧毕派宗师毕春芳的关门弟子,2015年成为昆剧名家石小梅老师的跨界弟子,2016年凭借毕派经典《玉堂春》一举拿下了白玉兰戏剧表演艺术奖配角奖。2019年,李晓旭凭《乌衣巷》一人分饰二角的精彩表现再度获得第29届白玉兰戏剧表演奖,成为了南京首个“二度兰”获得者。她扮相俊美,唱腔醇厚,不仅受到众多越剧老观众的喜爱,年轻粉丝也很多,大家喜欢亲切地称呼她“晓哥”。

在越剧舞台上,李白从来没有作为第一主角呈现过。南京越剧团原创诗韵越剧《凤凰台》,开了先例。该剧几乎涵盖了李白的一生,李晓旭从风流飘逸的青年李白一路演到垂垂老矣的暮年,随着情节的进展,不同年龄、境遇不同,唱腔、念白、身段都有所不同。她大胆创新,将昆曲身段表演以及念白节奏的细微妙处,恰到好处地融入越剧毕派,形成了极具个人特色的青春又富诗意的表演风格,塑造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李白。

台上,青年李白放旷通达的心性外化为行云流水的台步与飞扬的衣袂,大段的水袖身段,边舞边唱,令观众看来赏心悦目。暮年李白归为沉静,李晓旭运用声腔的改变将观众带入到一片诗意、静谧的境界中去。诗人的狂放、豁达、干净、剔透经由大段唱腔与念白传递出来,赢得了全场观众的热烈掌声。

“这是越剧舞台上的首个李白形象,更是戏曲舞台众多剧种中独一无二的越剧李白。”《凤凰台》编剧罗周看完戏后如此评价。该剧艺术指导石小梅、竺小招两位老师观剧之后也甚是欣喜,都表示这是她们看过李晓旭状态最佳的一场。石小梅激动地说:“申梅这场演出,晓旭已达到表演的高级阶段——忘我。在台上,她就是李白,一招一式真正进入了人物,唱念做打没有一处不到位,完完全全发挥了越剧毕派艺术的精华,我们昆剧院不少老中青演员都被她的李白打动了。”

天道酬勤,十七年坚守一朝问鼎

5月19日下午,中国剧协官网发布了第30届中国戏剧梅花奖终评结果公示,李晓旭赫然在列。一时间,南越戏迷群内祝贺语刷屏。南京市越剧团团长杨庆锦特别开心,他用了八个字来总结这次李晓旭夺梅——天道酬勤,众望所归。

杨团说:“为了辅助李晓旭冲梅,我们团准备了多套预案确保不出差错,12日那晚的演出,不仅是首演以来晓旭表现最好的一场,全团演员也都是最佳呈现。”“李晓旭的最大优点就是台上心理素质好,有点人来疯,但是很稳。”南京市越剧团副团长同时也是李晓旭的舞台搭档朱蔺和越剧团导演华洁不约而同评价道。

作为年轻的老艺人,从17岁进团至今,李晓旭坚守在越剧舞台也刚好整整17年。这些年,她就像海绵吸水一样,不断地继承传统戏,创作新编大戏,为自己、为南越“圈粉”无数。李晓旭自己总结:“我一直都在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往前走。对于越剧,对于毕派我总有一种使命感。”

说到李晓旭,“勤奋钻研”四个字几乎是前辈老师以及剧团领导对她的一致评价。竺小招老师深有感触:“我们最怕一个演员因为满足于自身的天赋而不够努力,李晓旭还在戏校的时候,我就教过她。她并不是最有天赋的那个,但她永远是最勤奋最刻苦的那个。”竺小招透露,晓旭每次去她家都要翻翻她的日历牌,看到空档就会立刻预定,“先生,这两天留给我吧”,留着请竺老师给她说戏抠戏。“晓旭不仅勤奋,还很爱动脑子钻研,排戏遇到表演唱腔上的问题,她会琢磨半天,也会经常提出自己的想法。像这样的好演员,拿到梅花奖是必然的!”

作为李晓旭的跨界师父,石小梅对这位女徒弟也赞赏有加:“晓旭比较追求完美,对于艺术上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不放过。这次《凤凰台》冲梅演出前一周,她还拉着我和竺小招老师来给她解决一些细节问题,那些在表演中不顺、不舒服的地方,统统要调整修正。”爱徒夺梅,石小梅认为这是志在必得,“她永远不知疲倦,永远想着前进,平时跟我聊天也永远是谈业务,总想从我的只言片语中吸收到一点养分。”

李晓旭在越剧团是出了名的“拼命三郎”,练起功来对自己够狠。《凤凰台》一剧对演员台步要求非常高,越剧女小生大多是苦练高靴功夫,10公分的高靴,要做到前褶纹丝不动、后褶漂移起来,以达到视觉上“水上飘”的效果。所以李晓旭每次来到排练场,圆场起码走二十圈以上。拼命练功不说,令团长杨庆锦印象最深的就是李晓旭怀孕五个月还为剧团演出救场的事,“那时她已经显怀了,但因为我们有两场商演都已签好合同,没法更改,晓旭就挺着肚子上台。”“于是就有了大肚子秦钟和大肚子唐伯虎。”李晓旭风轻云淡地接过话茬,“这些事我其实不愿多提,因为太多前辈先生们的榜样在前,我和她们比起来微不足道,做演员就不能有娇气。”她唯一觉得亏欠的就是陪女儿的时间太少了,所以每天哪怕睡得再晚,她也会一大早起床送女儿去上幼儿园,利用这短短的十几分钟时间和女儿聊聊天。

李晓旭靠着自己的勤奋钻研和强烈的使命感,在同代青年演员中,其剧目之累积也是名列前茅的。目前她身上已有了7台大戏:《玉堂春》《血手印》《唐伯虎点秋香》是毕派经典剧目,《八女投江》是竺小招手把手传授的现代戏,《上邻下舍》《乌衣巷》《凤凰台》是她自己担纲主演的原创剧目。从颇具喜剧特色的传统毕派,到诗韵越剧中风流文士的儒雅毕派,李晓旭兼收并蓄,触类旁收,将昆曲规范雅致的身段表演、念白节奏化用到越剧中来,丰富毕派的表演风格,终于形成了深受当代观众和年轻戏迷喜爱的极具个人特色的毕派。

对于这次成功夺梅,李晓旭直言自己是幸运的,幸运身处南京市越剧团这样一个团队,除了感谢各级领导的关心和培养,她更要感谢的是所有给予她帮助和支持的老师前辈,舞台上的搭档、同事,幕后的乐队、服装、舞美等等。“每一个不可或缺的人,成就了这台戏,成就了我这个梅花奖。”李晓旭表示,夺梅之后,一切都将从零开始,继续脚踏实地,不断成长,创作出更多精品剧目,创作出更多立得住的舞台形象,让越剧、让毕派走进更多观众的心里去。

“梅开二度”,南越开启新征程

距离1999年陶琪夺梅以来,整整22年,南京市越剧团终于迎来了“梅开二度”,李晓旭的这朵梅花来得正当时,为“久旱逢甘霖”的南京市越剧团带来了杨枝甘露。现任团长杨庆锦感慨万千:“李晓旭夺梅对南越来说是件大喜事,这对提升整个剧团的品牌,以及未来的建设和发展都有着巨大的推动作用。从整个南京市演艺集团来看,李晓旭夺梅作为青年演员的表率,会对集团旗下各院团的青年演员起到引领作用,让更多青年演员看到希望,建立信心,积极要求上进。

如何传承和创新,吸引年轻人的目光,是戏曲能够经久不衰的法宝。杨庆锦表示,南京市越剧团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和传统戏相比,《凤凰台》中人物和演员都更加青春靓丽,故事情节也丰富有趣,节奏也相当紧凑。从舞台呈现出的舞美、音乐、服装、灯光,到青年演员展现的青春靓丽,编、导、演齐力在传统戏曲的基础上进行了艺术再创作,为大家带来了不一样越剧体验。除了创新打造诗韵越剧“金陵三部曲”之外,南京市越剧团还创排了青春版的《红楼梦》、青春版《梁祝》以及《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等多部青春主题剧目,大胆地起用年轻的主创和主演,用耳熟能详的经典、青春靓丽的舞台形象、悠扬婉转的唱腔、优美时尚的舞台呈现,来吸引更多的年轻观众,带领他们走进剧场。

越剧虽不是江苏南京的本土剧种,但在这里拥有十分广阔的观众土壤。六十多年前,南京市越剧团在“越剧十姐妹“之一的竺水招手中建立成长壮大。六十多年后,南京市越剧团正面临着新老交替,中年一批即将退休,最小的一批孩子很快就要从学校毕业进团,新时代的越剧要在南越以李晓旭为首的青年一代演员中继续传承下去,发扬光大。出人出戏,又有观众,戏曲才会有希望。(来源:交汇点新闻 中国艺术报 紫金山新闻)

小康;展览
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主题,展出100件精品力作,涵盖了书法、绘画、摄影等艺术样式。
百年;美术
“百年江苏”大型美术精品创作工程汇聚了全省美术精英,推出百件精品力作,展现江苏百年历程,献礼党的百年华诞。
民间;苏作
“大美民间·苏作百年”江苏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