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重要提示: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时空 >> 理论批评 >> 正文
 
穿越灵魂的家乡记忆
张永祎
        “水乃生命之源,河流则养育人的秉性。在盐阜平原,射阳河是条自然有名的大河…”这是作家裔兆宏先生新作《前程有多远》(作家出版社)楔子中水灵灵的句子,一下子就打开了人们风光旖旎的记忆天窗。
        近年来读了他许多作品,包括杂文集《为青春祈祷》、长篇报告文学《青春无悔》《中国式世界冠军》《人间大爱》《张闻天在延安》《不辱使命》《洒下一片真情》《中国志愿者》《国家情怀》,长篇纪实文学《爱情青春痘》,还有电视文学剧本《月缺月又圆》等,产量之丰,笔墨之繁,类型之多,文学之胜,令人咋舌,让人惊叹,也足见其视野之广、胸怀之阔,用笔之勤和思考之深,但说到长篇小说,这是第一次读到。
        这部小说以上世纪改革开放前后为背景,追踪射阳河的自然足迹,以柏家庄为主线,通过塑造了一批栩栩如生、各具特色的农民群象,透视了历史巨变和社会转型给广大农民带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作家以沉静不惊之笔、流水潺潺之韵,循序渐进地描摹了苦公分、上河工、烧砖窑、回乡知青、插队知青、民兵营等生活侧面,以及在改革开放后所焕发出来的一幅幅色彩斑斓的美丽画卷,这里有对历史痼疾的深邃解剖,也有对改革进程形影不离的真实写照,胸臆之间,笔端之上,那种阵阵袭来的温暖夹杂在风中,吹拂人的脸上,也荡漾在心中。
        在写作的过程中,作家好像信手拈来,漫不经心,甚至随心所欲,情节的开口非常大,散点透视,囊括万有,草木葳蕤般展现了多姿多彩的原生态,就像一个人漫无目标地走着,上看下看,左顾右盼,东一榔头,西一棒子,直到聚焦于夏天华这条主线时,整个脉络好像才变得清朗了起来。本来以为这是一种艺术的缺失,但他坚持认为,这是艺术的本质,小说就应该表现这样生活的主调!他不愿意刻意地去组织生活,他认为把生活整饬得井井也就失去了原有的血肉。翠英和吴天霞对爱情都有美好的憧憬,而且都聚焦在夏天华身上,面对这么好的素材完全可以把其中可能的悲欢离合提炼得波云诡谲,但他对此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压根儿就没把她们设计在同一个平面,只是前后承接的方式联系在一起,她们之间没有交集,没有交叉,没有交错,因而也就没有巧合、没有悬念,更没有戏剧化,各说各的故事,各说各的爱情,好像一堆散装的生活,故事性不强,情节也缺少张力和感染力,这却不是随时拈来,而是有意为之,甚至是刻意为之,体现着对返璞归真的执着追求,是绚烂之极后的平淡和那种随处可见的散文化撷取。
        夏天华算是作品中的主要人物,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过人之处,也绝对不是有时代弄潮儿,淹没在人群中也未必显眼,但他的所思所想、所作所为,恰恰是普通人生活状态和发展轨迹的原始传真。作为一名回乡知识青年,起先并不清楚自己的人生定位,也不知道理想究竟是在何方,但在时代大潮的冲击和挟裹下,逐渐看清的方向,找到了人生的浮标。高考制度的改革为他提供了争取学业的机会;城市化的进程为他提供一个又一的就业机会;蓬勃兴起的海南大开发让他义无反顾得走向远方……在他的性格中天然地堆积随遇而安和顺其自然的惰性,如果没有外力的强推作用,也就不可能产生骤然的心灵裂变,“一石激起千层浪”,这一下子就激发出了他内心潜伏着的全部渴望,从满足于现状到敢于对生活说不,从对爱情的顺势而为到勇敢地追求自己的所爱……
        现实的生活不仅是网状的、多层的、多元的,而且是广阔的、浩如烟海的,作家脚踏实地地从日常生活事象入手,通过一个精彩的故事,或是一个美好的画面,或是深深埋在心底的一点回忆,一点情绪,一点印象,对生活事件精雕细刻、细致入微,让生活质感直抵醇厚通透的精神境界,呼之欲出,身临其境。这时作家又不失时机地接通了人物的灵魂,通过主观化的描写,让你想人物所想,思人物所思,喜人物所喜,悲人物所悲。比如,翠英在面临爱情与婚姻割离时,既然不能改变现状,就想在人结婚前把自己的身体献给自己的心上人,她主动约了夏天华,没想到在夏天华心中却激起了巨大的感情冲突,青涩、懵懂,痛苦、挣扎、幻想、渴望,十面埋伏,五味杂陈,心灵的轩然大波,一发而不可收拾,于是小说中就出现了大段大段的内心独白,就像哈姆雷特“生存还是死亡”般的酣畅淋漓,这种激荡,这种奔腾,这种愤懑,这种怜惜,是内心的折射,也是灵魂的透视,更是生命的领悟。
        这部小说几乎就是从生活中走出来的,自然不会有虚脱、灌水、充气、浮肿,更不会是异想天开,而是深埋在作家生命的基因之中。那些饱含着祖先、亲人、友谊、爱情、、情感、经验的画面,早已蛰伏作家深厚的记忆之中,一有风吹草动,触景生情,那种蓬蓬勃勃的原型意象就会被唤醒、激活,生发开了,飞奔出去,不止是记忆的内容,还有那种不择地而流的方式,不止是他对生命的理解,还有叙事的秘密。“眼前的这条射阳河,……日夜奔流不息,奔向东北的滔滔黄海”。我们仿佛看到,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沿着河岸走着,继续讲着那些他所熟悉的乡土故事……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源: 编辑:zgjswl
  新闻动态
  文联聚焦

版权所有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本站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梦都大街50号 邮编 210019

热线 025-83572007 信箱 swy@vip.163.com 版权保护 江苏省文艺著作权维护中心 苏ICP备080113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