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重要提示: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艺苑时空 >> 理论批评 >> 正文
 
圣人立象以尽意
感悟江苏文化名人雕塑展
刘旭东
        对于雕塑,我是个门外汉。但正因为是门外汉,可能我的这一点感悟倒有一些原生态的价值。
        江苏文化名人雕塑展,集中展示了几十位现当代江苏文化名人的塑像。这些文化名人,大多是在书本中、图片中、影像中读过,只有极个别的曾经见过真人,有过交往,当然,现在也都已经作古多年了。看到这些雕塑,我觉得它们生气贯注,栩栩如生,好像他们又活过来了一样。站在他们面前,凝视他们的眼神,我好像听到他们在诉说着什么。有时,甚至有一种对话的冲动。人们无法得到生命的永恒,但艺术真的能让人复活。
        此次雕塑展,有写实写意两类,显然,写意的占了上风。就个人喜好而言,我觉得写意的更高一筹。写实,首先要像。像,不仅是形似,还要有神似,所谓形神兼备也。写意的,当然也要形神兼备,但首要的是神似,扑面而来的是传主的精气神,然后让你越看越像,意在象外,象有尽而意无穷。
我曾在罗丹故居看过罗丹的许多作品。大师的写实作品,让人叫绝,那大理石的肌肤,似乎是有弹性的。然而,大师晚年的巴尔扎克塑像,更让我心折。从写实到写意,罗丹完成了其艺术的一跃。
        说来有趣,中西美术姿态各异。西人重实,国人尚意。但中国的雕塑好像不是如此。早期的雕塑如秦兵马俑,显然重在写实。佛教的雕塑,虽然是神像,但实际是以人为参照的,强调的还是形似。现代雕塑更是以写实为主的,如著名的泥塑收租院。回顾中国雕塑史,当然也有写意的,如霍去病墓石雕,但只是昙花一现。恕我孤陋,真正写意的现代雕塑,似自吴为山始。
        十多年前,我看过一次吴为山先生的雕塑展,即被震撼了。他的齐白石、林散之等塑像,让我过目不忘。齐、林二氏,吾生也晚,只是从图片和影像中读过他们的形象,但看到吴为山的作品,觉得不仅形似,且得其神髓。
        后来在禄口机场大厅多次看到他的“问道”,更觉神奇。他居然将中国文化的两位巨人的相会定格下来。孔子、老子,谁也没有见过,即使描写他们的文字也寥寥无几。但吴为山的“问道”,却让我相信,孔子老子相会时的情景,就该如此。这一题材,形似似不重要,但如果没有恰当的形式,神似则难以附丽。吴为山是如何找到这一形式的呢?真鬼才也。
        此次雕塑展,吴为山共有五尊作品展出。一为钱钟书,一为钱穆,一为徐悲鸿,一为李叔同、一为阿炳。钱钟书、钱穆、徐悲鸿都有大量图片存世。这为吴为山创作提供了便捷,但也提高了难度,因为许多观众都可以对是否形似作出判断。钱钟书的塑像显然取材于其与杨绛的合影。奇妙的是,塑像中的钱钟书,眉宇之间,依然神采奕奕。钱穆的塑像,十分饱满。饱满的不是形体和长衫,而是文化。他的睿智的双眼,仿佛有一种洞穿的力量。徐悲鸿的雕塑,作者题为“迥立向苍苍”,别有深意。这位中国现代美术的盗火者,从历史的深处走来,又向历史的深处走去。其迥立苍苍处,渗透着学贯中西的独特气质。李叔同的袈裟和夸张拉长的脖子,使整个塑像呈现出向上之势,具有一种超越尘世的力量,其慈眉善目,正可谓悲欣交集。阿炳,存世的只有一张头像,且模糊不清,但这尊雕塑却让人相信,这就是阿炳的典型形象。毡帽和眼镜是他的身份特征。行走的姿态和远望的神情,使其内涵异常丰富。看这尊塑像,我相信,《二泉映月》其实叫作《行路难》更为合适。
        看吴为山的这五尊作品,感到他在创作之前,一定做了大量的案头工作,否则,断然不可能有如此生动传神的作品。
        更加可喜的是,还有几尊雕塑让我以为也是吴为山的作品。比如吴冠中、金陵四老等,都十分传神。细看,却是吴为山学生的作品。虽然,齐白石说过“似我者死”,但换一个角度看,吴氏之艺,代有传人,还是让人欣慰。
        相比而言,此次展览中,写实的作品的水平要稍逊一些,但也有形神兼备的,比如作家张弦。张弦是我敬重的作家,音容笑貌如在眼前,这尊塑像准确地抓住了张弦的神采,我从中能读出他的热情幽默。
        以雕像塑文化名人,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它对文化的传承和积淀,功不可没。愿这样的雕塑,不仅立在展览会上,还要竖立在城市的街口花园,让更多的观众能够看到它,欣赏它。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源: 编辑:zgjswl
  新闻动态
  文联聚焦

版权所有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本站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梦都大街50号 邮编 210019

热线 025-83572007 信箱 swy@vip.163.com 版权保护 江苏省文艺著作权维护中心 苏ICP备080113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