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重要提示: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风采 >> 正文
 
欢乐馨香满人间
——记著名滑稽戏表演艺术家顾芗

   “芗”,按照字典上解释,是一种调味的香草;而笑,则是百姓生活中的调味品。苏州市滑稽剧团国家一级演员、著名滑稽戏表演艺术家顾芗,似乎是从娘胎里出来就注定要成为这样一剂“调味品”。

认认真真唱戏,清清白白做人

  顾芗,1953年1月出生于江苏省苏州市。1972年,不满20岁的她怀着对舞台的向往、凭借良好的综合条件,被选调进江苏省金湖县文工团,由一名知青成为一名演员。此后10年间,顾芗先后在京剧、歌剧、话剧、黄梅戏、沪剧、淮剧等多个剧种的剧目中担纲主演。在那个“全国山河一片红”的年代,由她所饰演的“江姐”、“韩英”、“刘三姐”等角色,不但感染着场下的观众,也让舞台上自己那颗稚嫩的心灵一次又一次地受到精神洗礼。在这些经典人物形象的影响下,顾芗逐渐开始将“认认真真唱戏,清清白白做人”的理念转化为自觉的追求。
  
  1982年,由于工作的需要,顾芗被转调到苏州市滑稽剧团,从此与滑稽戏这朵民族喜剧之花结下不解之缘。
  
  当时的苏滑,和很多兄弟院团一样,面临着演出市场萎缩、艺术人才流失的境况。面对严峻的现实,团里作出了适应市场需求、发展原创剧目的决定。在这样的背景下,舞台剧《小小得月楼》应运而生,这也成为顾芗进入剧团后参演的第一部大戏。一年后,随着电影版《小小得月楼》的热映,她也因为在该剧中饰演“乔妹”为全国观众所熟知,并被专家和领导认定是“大有希望的一代新秀”。
  
  舞台上的初步成功,让顾芗的艺术视野有了极大的提升,她开始不满足于在台上摔包袱,放噱头,转而开始苦苦寻找喜剧最核心的精神内涵,寻找人物性格的审美价值,寻找笑声过后的思考。而从创作演出现实题材作品中初步品尝到甜头的苏滑,也进一步坚定了“视艺术质量为生命、以品牌认知谋发展”的运营理念。
  
  自上世纪90年代至今,苏州市滑稽剧团以平均3-5年的生产周期,不断推出契合时代精神,彰显地域特色、适应市场需求的精品力作。这些优秀剧目先后两次荣获文化部“优秀保留剧目大奖”、三次荣获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工程“十大精品剧目”、四次荣获中国戏剧节“优秀剧目奖”、四次荣获文化部“文华大奖”、“文华优秀剧目奖”、五次荣获中宣部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使这个地级市剧团从全国几千家文艺院团中脱颖而出,跻身全行业的第一方阵,成为文化江苏建设的一张靓丽品牌。
  
  在此过程中,顾芗也通过一台又一台富有时代气息的艺术作品,记录并诠释着江苏在“三创三先”精神引领下,奋发图强、勇创一流的自觉与自信;让一个又一个性格鲜明的舞台形象,在广大观众心中留下了美好的记忆。
  
  在滑稽戏《快活的黄帽子》中,顾芗饰演一位处处顺从丈夫的贤妻“黄毛”。虽然是一个主角,但戏份比较零散,人物性格塑造难度较大,为此她通过仔细揣摩剧本、体会人物心理寻找突破口,在台上始终坚持将人物性格贯穿到底、咬定不放的信念。剧中“黄毛”是一位搬家队员,天天替别人搬迁新居,自己一家五口却蜗居在6平米的小屋里,这种强烈的反差使她产生了不平衡,顾芗抓住这一心理特征,并将其演化为人物特有的外在表现:絮叨、懦弱、深明大义。在剧中,她第一次出场时拎着大包小包,故意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响,嘴里还振振有辞地念叨着“结婚六年只有六平方米”,这个小动作一下子就让人体会到了作为搬运工的窘态和辛劳,而那句“穷要穷得有骨气,穷得开心,穷得潇洒”口头禅又将“黄毛”在困境中仍保持乐观向上的特征刻画了出来,使人物的形象得到了升华,一下子融入到观众的心坎里。
  
  1991年5月,大型滑稽戏《快活的黄帽子》应邀晋京演出。中宣部、文化部、中华全国总工会、人民日报等主要领导纷纷上台表示祝贺,贺敬之部长上台后说了一句话:“建议中国剧协的同志研究一下喜剧的问题,这个喜剧很成功,有批评有歌颂,笑得开心,笑得有意义,我笑了,也掉眼泪了。”那一年,顾芗因在《黄帽子》中扮演“黄毛”一角,登上了第九届中国戏剧梅花奖和文华奖的领奖台。戏曲专家刘厚生在《人民日报》文艺评论栏中赞赏“她是顺着角色的理路用柔中有刚的方法,准确地刻画了角色的善良、苦恼、从而生发了喜剧的因素,表演的气质格调都是比较丰富的”。
  
  1996年,团里安排顾芗饰演《一二三,起步走》里才15岁的山村女孩“安小花”。无论是年龄还是经历,她们之间似乎横亘着一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为此,顾芗夜难眠、食无味,如同十月怀胎,在经历着负重拼搏的艰难和“一朝分娩”的阵痛之后,44岁的“少女安小花”光彩照人地出现在全国儿童剧比赛的舞台上。当《一二三》在广东雷州半岛的一次演出结束以后,一位十五、六岁的中学生守在后台迟迟不肯离去。她手里紧紧握着四十几元钱,要“安小花”转交给生病的苏老师。面对小姑娘泪水盈盈的双眼,顾芗被深深地感动了,台下的孩子们承认她就是“安小花”,他们记住了那个自强不息、乐于助人的山村女孩。一年之后,顾芗再次因在儿童滑稽戏《一二三,起步走》剧中扮演“安小花”一角而梅开二度,率先成为当时全省唯一二度“梅花奖”、二度“文华奖”、“白玉兰”奖获得者。
  
  2003年,团里排演大型喜剧《笑着和明天握手》,由顾芗扮演女主角凌雪华,身份是湖山市市委书记。这是一个用喜剧演绎城市精神,加强党风廉政建设的主旋律作品,为了演好这个角色,她一方面拼命阅读有关政府形象的文学作品,一方面潜心观察生活中女领导干部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包括她们在电视荧屏上的每一次出镜。首场演出结束时,省委领导、市四套班子领导,对演出予以充分肯定。市领导笑着说:“我们都要向“凌雪华”同志学习,以后就归顾芗领导。”
  
  而在校园喜剧《正方反方》初稿时,顾芗饰演的是一个从四川来苏打工的母亲;在将其改编成《我在北大等你》之后,她的这个角色又成为一位从山东到苏州进修的代课教师;最后当这部戏被改编为《青春跑道》时,顾芗要塑造的则是一位有着海外留学经历的心理学博士。对她来说,这样的颠覆无疑是痛苦的,每一次人物身份的嬗变,不仅是对方言掌握的集中考验,更意味着自己要从形象、气质等各方面对其重新进行定位与演绎。《青春跑道》每一阶段、每一个人物的变换,带给顾芗的演示空间是广阔的,但是给她的压力也是不言而喻的。
  
  《顾家姆妈》是一部全景式展现建国60年、尤其是改革开放30多年伟大建设成就的现代滑稽戏。剧中顾芗要在短短2个小时里,用保姆“阿旦”一生的坎坷经历来反映时代的变迁与人性的光辉。这对她来说又是一次全新的考验,全剧时间跨度长达50年、每幕戏以间隔16年的节奏向前推进,这就意味着要在瞬间向观众展示出这个人物在不同时期的形、态、声、神的变化。除了在外部造型上下功夫,顾芗还充分发挥滑稽戏兼融并蓄的“拿来主义”优势,以南腔北调的曲牌使剧情得以丰富,从而帮助刻画人物。以第三场的《冒名顶替当娘亲》一曲为例,这段仅1分多钟的唱段里包含了沪剧、黄梅戏、苏北小调、流行歌曲等多种不同风格类型的曲调,婉转顿挫的旋律将“阿旦姆妈”的辛酸与慈爱表现得恰如其分,与观众一起回顾了这几十年的辛劳和心情;在最后一场戏中的《望天空》一曲则是借用淮剧曲调,那一连串排山倒海的唱词和澎湃激昂的乐曲,使这个人物隐忍心中几十年的悲苦在此处宣泄释放、使观众一起释怀并产生强烈的共鸣,将整场戏推向高潮。上演仅两年多,顾芗就凭该剧目荣获“梅花大奖”,成为全省首位获得该项殊荣的演员,再一次为江苏文化建设、为滑稽戏剧种的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

唱好戏,就是自己的天职

  30年来,顾芗用自己对精品力作的不懈追求和对艺术舞台的倾情坚守,实践着文艺工作者敬业爱岗、服务观众的天职,力求通过每一台剧目、每一个角色,在嬉笑怒骂间为后人留下属于这个年代的独立思考。
  
  台上,她努力塑造剧中人物,台下,她努力实践着一名党员的信仰。一年又一年,她把“唱好戏就是自己的天职”这一信念连同追求“德艺双馨”的目标一起,镌刻在“先进文化前进方向”的实践中,镌刻在平平凡凡的每一天。
  
  2004年5月1日,顾芗代表江苏省文化艺术工作者,受到了党中央总书记胡锦涛的亲切接见;2005年上半年,她作为“江苏省十大优秀共产党员标兵”,在全省、全市作“先进性教育”巡回演讲;2005年10月28日,她再度荣获“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称号,并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代表全国获奖先进个人作专题演讲,中央领导对顾芗同志的德艺双馨事迹给予了高度评价。2011年10月,顾芗又代表全省文化工作者,出席了在北京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代表大会,受到时任总书记胡锦涛同志的亲切接见。
  
  在几十年的舞台生涯中,顾芗所获得的荣誉,挂起是垛墙,铺开来是条路。然而,功成名就的顾芗并没有如有些人想的那样选择激流勇退。这些年来,顾芗跟随着剧组一起跑遍了全国15个省市的城镇与乡村,在年均300余场的演出中累计服务各地观众1300万人次。其中,由她参与创作演出的《小城故事多》已累计在全国巡演1800余场,《一二三,起步走》在全国巡演4300余场,并被10多个剧种、近百家院团移植演出20000多场,《青春跑道》在全国巡演1500余场,被长春话剧院、吕梁市青年晋剧院移植演出近千场,而上演仅3年的《顾家姆妈》,也已累计在各地演出280余场。不论是在设施一流的大剧院,还是临时搭建的简易舞台,不论面对的是中央首长,还是外来务工人员,顾芗始终以饱满的热情,竭尽所能地将欢笑带给每一位观众。
  
  在剧团休整或换码头的间隙,顾芗见缝插针、风风火火地奔走在各级部委办局和企事业单位,利用自己在业界的知名度和社会关系,为剧目的市场推广和演出营销“打前站”。在顾芗的多方协调和同志们的共同努力下,近年来剧团所开展的“三下乡”、“四进工程”、“校园行”等公益性演出始终占到全年演出总量1/3以上;而与此同时,苏滑通过市场化运作开展的《顾家姆妈》、《清风扬帆》等剧的巡演,每场演出收入也始终保持在8—15万元之间。打前站,为苏州的剧目走向全国作了最好的传播;打前站,为剧团的两个效益增长,打出了一片新天地。

对亲人充满了愧疚

  在台上,顾芗作为一名光彩照人的演员,曾给无数观众带去欢笑;在单位,顾芗作为一名爱岗敬业的楷模,受到领导的认可、同事的称赞;然而在幕后,作为一个女儿、一名妻子和一位母亲,她自己却总是对亲人充满了愧疚。
  
  有一次在外省巡回演出两个月回来,让顾芗没有想到的是,自己时时牵挂而照顾不到的妈妈突发脑中风,经抢救虽然脱险,但家里怕影响演出一直瞒着她。当她踏进家门,看见妈妈嘴是歪的,脚是瘸的,一阵辛酸涌上心头,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妈妈紧紧抱住顾芗,没有一句埋怨的话,使劲拍着她的脊梁说:“是不是妈妈变得难看了?”
  
  又有一次,她发现自己甲状腺上长了个4×4的肿瘤,医生悄悄告诉剧团领导:顾芗同志颈部患有淋巴肿瘤,化验呈阳性,要立即住院手术。而恰恰就在此时,湖北十堰方面坚持首场演出必须由顾芗主演。她义无反顾地踏上了演出的征途,把中风的妈妈,准备高考的女儿,统统丢给了自己的丈夫。直到顾芗被检查确诊为淋巴肿瘤并怀疑为恶性时,当她被推进手术室的那一刻,先生突然一把抓住医生的手问:“医生,开刀会影响她的声带吗?”轻轻一句话,胜过千万个吻,他关心的还是顾芗的演艺生涯,那一刻,顾芗笑了,也掉泪了:知我者,先生也!
  
  经过切片,确诊肿瘤是良性。就在顾芗治疗康复不久,她的爸爸又被确诊为胰腺癌晚期。可在父亲连续七天滴水不进的弥留之际,还在关心她“开码头”,为她盘算着几点钟的火车,赶几点钟的汽车可以正点到达演出地点。作为演员,顾芗拥有千千万万的观众;可作为女儿,她只有一个爸爸。就在父亲去世的第三天,顾芗把黑纱紧紧地缠在内衣上,参加了剧团的演出,在台上是那样的谈笑风声,台下的悲情在此刻荡然无存。

老百姓快乐了,我才快乐

   有人把喜剧称为“春天的神话”。因为春天是生机盎然的季节,不论是嘲讽的笑,幽默的笑,还是歌颂性的笑,由顾芗所演绎的滑稽戏艺术已成为江苏文化建设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她本人也因此先后获得“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文化系统先进工作者”、 全国“三八”红旗手、江苏省“优秀共产党员十大标兵”、“江苏省十大女杰”、“50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江苏人物”等多项殊荣。《中国戏剧》、《戏剧报》、《江苏戏剧》这样评价:在舞台实践中“坚持塑造人物,坚持开掘人物内心世界,坚持以情动人”,“提升滑稽戏剧种的文学品位,推动剧种前进,扩大了在中国戏剧界的影响”;滑稽界同行们则感慨地说:“顾芗的表演,达到了滑稽表演艺术一个崭新的层次。”
  
  身份变了,但是对顾芗来说,每一天都是“一二三,起步走”。随着苏州市滑稽剧团成为江苏唯一的“全国地方戏创作演出重点院团”,面对苏州滑稽戏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的传承重任,她又一次站到了新的起跑线上。尽管近年来剧团以她为核心逐步确立起了传统滑稽戏《钱笃笤求雨》、《太太作主》和少儿喜剧《一二三,起步走》的传承体系,青年演员的舞台经验也在演出实践中一天天成熟,并开始在全国比赛中崭露头角,但她丝毫不敢懈怠,她要让青年演员心里有个榜样,让他们踩着自己的肩膀向上攀登,把苏州滑稽戏这块艺术品牌建设得更好、更美。
  
  正如顾芗自己所说的:“在我的生命记录中,没有逗号、顿号,只有冲锋号。因为——我是笑的使者,只有老百姓快乐了,我才快乐。”(原载《繁荣》2014年第15期 作者:苏滑)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源:本站 编辑:zgjswl
  新闻动态
  文联聚焦

版权所有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本站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梦都大街50号 邮编 210019

热线 025-83572017 信箱 swy@vip.163.com 版权保护 江苏省文艺著作权维护中心 苏ICP备0801134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