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设为首页]  [旧版回顾]  [加入收藏] 
重要提示: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官方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霞光溢彩 >> 正文
 
顾芗:悲要悲到极致 喜要喜到巅峰
  她是《小小得月楼》里风趣活泼的乔妹,是《快活的黄帽子》里贤惠胆小的阿毛,是《一二三,起步走》里的农村少女安小花,是《顾家姆妈》里美丽坚韧的阿旦……台下,她是举止优雅、甜美温婉的江南女性;台上,她是兢兢业业、演啥像啥的“千面女郎”。她,就是刚刚捧回中国戏剧梅花奖梅花大奖的苏州滑稽剧团表演艺术家顾芗。

  颁奖礼当日,记者电话采访了顾芗。在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倾听这位从艺近40年,三度获得文华奖、三次摘得“梅花奖”的艺术家讲述戏里戏外、台上台下的喜与悲、乐与苦、笑与泪。

  滑稽戏《顾家姆妈》第三幕,为了孩子的一口奶水,顾家两兄妹吵得热火朝天。面对着一对含辛茹苦养大的儿女,保姆阿旦一旁心平气和地劝道:“你们啊,是一家人。有奶喝的要想到没奶喝的,让没奶喝的也吃上几口奶。”

  电话那头,顾芗温柔的声音将此次参评剧目《顾家姆妈》的剧情娓娓述来。当她语调平缓地说出那句台词时,一个没有多少文化、谦卑而坚韧的母亲形象定格在记者的脑海。

  《顾家姆妈》讲述了扬州保姆阿旦几十年辛勤将两名弃儿养大成人的故事,在全国演出100多场,场场爆满。顾芗饰演的阿旦,从30多岁一直演到80岁满头华发,时间跨度长达50多年。全剧共五场戏,幕布每次拉开,就是16年之后,如何让观众感受到时代和角色的变化,对演员是巨大的挑战。

  “每一幕戏,外型上要从头到脚重新包装,人物的眼神、动作、台词表达都得有变化。比如,阿旦刚来苏州,讲的是扬州口音的苏州话,几十年后,阿旦讲的是苏州口音的扬州话。滑稽戏是以现实为题材,演得像不像,是否合情合理,细节最考验演员的功力。”
说到细节刻画,观众最难忘的是由顾芗主演的儿童滑稽戏《一二三,起步走》,剧中16岁的农村少女安小花,由当时已46岁的顾芗饰演,人到中年如何去表现少女的活泼可爱呢?

  “要从心理上去找感觉,从细节上去刻画角色。” 顾芗说,比如一段戏中,当班主任王老师为安小花的事迹感动得流下眼泪时,安小花立即把自己的手帕递上去,王老师擦完后顺手把手帕放进了自己口袋,安小花把嘴一噘说:“手帕是我的!”把乡村女孩天真烂漫的童心表现得淋漓尽致。

  “小花姐姐也好,阿旦姆妈也罢,她们都是有血有肉的人,我的表演就是让她们在舞台上活起来,直击观众内心最柔软的地方。”顾芗说。

  年近花甲,顾芗饰演的角色已有上百个,细细数来,多是小人物的冷暖悲欢。问及为何特别热衷于小人物的角色,电话里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倒不是特别喜欢小人物的角色,只是滑稽戏这种现实主义剧种,更适合塑造小人物。”

  “滑稽戏的任务就是让人笑,相比所谓大人物的一板一眼,小人物的故事更贴近观众,调侃与讽刺也更从容。”在《快活的黄帽子》里,顾芗饰演的阿毛,拎着大包小包就上场了,把锅碗瓢盆弄得叮当作响,嘴里还念念有词:“结婚6年只有6平方米”,一个搬运工妻子的窘态和唠叨呼之欲出。

  逗人笑并不难,但让人含泪而笑、笑中带泪却是难事,顾芗饰演的小人物身上却有这种魔力。曾经有位日本母亲看完《一二三,起步走》后,给《人民日报》海外版写信赞道:这是一台“笑破肚皮,揩湿手绢”的好戏。而在观看《顾家姆妈》时,观众席里往往演奏着一首掌声、笑声、哭声杂糅的交响曲。

“这个社会是由小人物组成的,我们也都是其中的一员,他们的喜怒哀乐也就更能引发我们的共鸣。”顾芗说,《顾家姆妈》中的姆妈阿旦,尽管经历一系列磨难,但对两个弃儿不离不弃,表现出浓浓的母爱,真实可感。“无论是大人物,还是小人物,谁都有妈妈,这种天然的真情观众都能体会。”

  “悲要悲到极致,喜要喜到巅峰”,这是顾芗滑稽戏的表演理念。“人的一生都是在喜怒哀乐中不断成长,舞台艺术就是让人的各种情绪得以释放。”顾芗说,“小人物的俏皮让人发笑,但可笑之人也有其可怜之处,小人物的悲情背后是无奈,在观众因同情而悲伤不止的时候,要及时将他们拉回来,让他们破涕为笑。”

  现实生活中,每个人的角色基本是固定的,但是作为舞台演员,顾芗可以体验到各种人生,老师、人大代表、下岗女工、老外……在《顾家姆妈》中,短短两个小时,顾芗走过阿旦50多年的心理路程,重新体验与共和国一同成长的岁月。“感觉就像走过自己的另一种人生。”顾芗感慨道。不同的年龄,不同的阶层,不同的性格,不同的国度,无论什么角色,顾芗都爱不释手,“只有真心地去喜欢自己的每一个角色,才可能将其刻画得入木三分。”

  为让每一个角色、每一个人物活起来,顾芗细细揣摩他们的一言一行。“就拿走路来说吧,走路谁不会啊,但真到舞台上,这个路还就不好走。”顾芗说道,“人大代表会怎么走,小女孩会怎么走,保姆又会怎么走,这全靠你平时的观察和揣摩。”顾芗的日记本上,厚厚记录下的是她对生活中各种人物的理解与观察。

  人们常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在给记者讲述角色的时候,顾芗常常不再提剧中她主演的人物的名字,而是直接用“我”来替代。“台上饰演的角色因来源于生活而真实,而作为演员,在谈到角色的那一刻,她已不再是顾芗,而是聚光灯下的那个‘我’。”(颜云霞)



上一页 下一页
来源:新华日报 编辑:zgjswl
  新闻动态
  文联聚焦

版权所有 江苏省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本站地址 南京市建邺区梦都大街50号 邮编 210019

热线 025-83572017 信箱 swy@vip.163.com 版权保护 江苏省文艺著作权维护中心 苏ICP备08011345号